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正文

欲海夺命

2016-07-11 01:11:53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
  
  周文康可谓春风得意,接连当了十年的厂长,职权利尽享,家庭又美满幸福,妻子叶臻是当年的厂花,虽已做了九年母亲,但美貌不减当年5.5.5.5.5.3.3.3.c.c。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他的老爸周德明——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朝中有人好做官嘛!当然周文康自己的大学文凭也过硬,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这在他们这个小地方可说是凤毛麟角。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到了上世纪90年代,这家在全县举足轻重的大厂成了国企改革的排头兵。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周德明在一次饭局上喝多了酒中了风!虽没生命危险,但管工业明显力不从心,只得屈居二线当顾问。
  
  国企改革雷厉风行,周文康的厂子跟另一家大厂资产重组,成立集团公司,减员增效是必然之路。周文康虽没被解除厂长职务,但已名存实亡,因为什么事都要公司总经理点头才行。总经理叫王国正,因他的工厂占了新集团公司的六成资产,故名正言顺坐了第一把交椅。
  
  见厂里许多员工相继下岗,叶臻天天提心吊胆,埋怨公公不该此时身体出毛病。周文康安慰老婆:“你放心,老头子只要还是副县长,他们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叶臻打断他的话:“这个王国正不是个东西,念中学时就坏得出奇,连老师都敢欺侮。”周文康很是吃惊:“原来你认识王国正?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有什么好说的?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才不把你这个厂长放眼里呢!他是我中学时的同学,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德性?”
  
  叶臻的话没说错,不久周文康便被解除厂长职务,调到了技术科,还算给他面子,给个副科长当当。叶臻仍在厂工会工作,只是还要兼广播员一职,因为原来的广播员下岗了。
  
  王国正每天坐镇厂里指挥生产。一天他来到广播室,对叶臻说:“我来了才知道你是周副县长的媳妇,所以对你特别照顾。让你兼广播员一是缩减科室人员,二是人尽其才,让你继续发挥‘百灵鸟’的作用。”叶臻听了不由笑了。她在中学时就是广播员,有“百灵鸟”的美称。
  
  “王总,你还记得中学的事?”“怎么会不记得?你清脆的声音至今还在我耳边回响。”“瞧你说的!”“我可一点没夸张,不信我学给你听——”王国正用手掐着喉咙,“新城中学广播站现在开始第一次播音。”“哈哈哈……”他那歪眼咧嘴的样子令叶臻忍俊不禁。
  
  “可惜那个时候你从不理我这个捣蛋鬼,见到我头昂得像高贵的白天鹅。”叶臻忙声明:“王总,我可从来没小看你,只是怕被你欺侮。”“我哪次欺侮过女同学了?你见过吗?我王国正到现在也还是怜香惜玉,从对你的照顾上就可以看出。”叶臻忙连声道谢:“谢谢王总!”“叶臻,以后你别王总王总的,还是叫我王国正吧。咱们是老同学了,还客气什么?叫王总听来怪别扭的。”
  
  望着王国正离去的身影,叶臻想,看来这人还不错,可能是我对他有偏见,男人小时候有几个不调皮捣蛋的?
  
  二
  
  以后王国正经常往广播室跑,就是播个通知什么的也亲自送去。一天他对叶臻说:“这个周末厂里要隆重举行公司成立大会,你帮助组织一下,会后安排文艺演出,让干部职工紧张的情绪缓和一下,努力营造一个和谐宽松的环境。”叶臻听了兴奋不已,因为她本来在工会就是负责文体工作的,组织文艺汇演对她来说是轻车熟路。她一口答应:“成!我一定不负重托,把这次大会和文艺演出搞好。”王国正笑呵呵地拍拍她肩膀:“我知道你能胜任,所以把这工作交给你。叶臻,只要你好好干,我王国正是不会亏待你的。”
  
  他一走,叶臻便雷厉风行地干了起来,还专门为大会编排节目,挑选演唱的歌曲ctbF。她怕时间紧来不及,便去请示王国正。他爽快地说:“凡是参加演出的,都可以半脱产,每天下午集中排练。”叶臻喜不自禁地说:“谢谢王总支持!”王国正说:“怎么谢我?应该谢你才是——这次成立大会开好了,你是第一功!”叶臻听了更受鼓舞,对王国正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周文康见她忙得顾不了下班,有时晚上还去厂里排练,讥笑她说:“不是说王国正这人不是东西吗?怎么一下为他这么卖力?是不是他给你什么好处了?”叶臻横了他一眼:“他交给我的工作我能不好好做吗?难道非要我下车间下岗了你才舒服?”“你——”周文康被她噎得吭不了声。“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毕竟人家有权有势。再说这段时间跟王总接触下来,发现他人并不坏。虽然我兼了广播员比以前忙了,但觉得充实,更可以发挥我的特长。我觉得你调到技术科也是人尽其才,只要你做出成绩,我想王总会重用你的。”周文康听了更是无话可说。
  
  公司成立大会如期举行,叶臻担任主持,会场始终洋溢着欢乐轻快的气氛。最后是她的独唱,一首《青藏高原》使全场气氛达到了高潮!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红丝绒的大幕徐徐落下,大会圆满结束。
  
  大家都站了起来,可坐在第一排的王总却纹丝不动,两眼愣愣地望着大幕自言自语:“这岁数了还这么美!”他夸得没错,叶臻虽三十好几了,但仍保持着姑娘时的身段,面容姣好,皮肤白皙。读中学时王国正就暗恋上了她,可叶臻却对他冷若冰霜。
  
  “王总。”坐在他旁边的党委书记老谢推推他。“噢,噢!”王国正这才回过神站起身。刚巧叶臻从台上下来,他忙笑着迎上去说:“祝贺你,这次大会开得很成功,你功不可没!”老谢也夸奖说:“小叶,你的歌唱得太好了,简直像只百灵鸟!”王国正向他介绍说:“老谢,她在中学时就被同学们称作百灵鸟。”“噢,原来你们是同学!”“谢谢谢书记夸奖!”叶臻说着礼貌地跟老谢握手,也跟王总握了手。
  
  这手好软哪!真是柔若无骨!王国正握着她的手似过了电,止不住一阵春心荡漾,暗暗说:能把她搞上手就心满意足了,也圆了自己中学时的梦!
  
  没多少日子,王国正便和老谢商量,说要进一步发挥叶臻的作用,调她到厂办公室,让她担任主任职务,兼公关部经理。老谢自然一口同意。这样他和叶臻便隔着一个办公室上班,两人接触的机会更多了。
  
  三
  
  从此,凡公司洽谈生意,王国正都名正言顺地带上叶臻,宾馆、酒店、景区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周文康对妻子经常忙于饭局、夜不思归,虽不敢有一句怨言,但脸上却明显露出不满的神色。叶臻对他说:“你别小心眼,我会把握好自己的。我想我这样卖力,他王国正总不至于把你开涮吧?”听她说得有点道理,周文康也就认了。可叶臻真能把握好自己吗?
  
  一次,他们因公司的事出差去外地,下榻在当地一家新开张的四星级酒店。当晚叶臻难却客户的频频敬酒喝醉了,当她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竟和王国正睡在一张床上,且都赤身裸体。“啊!”她惊得失声叫了起来,用手拼命捶打王国正:“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你这个流氓!流氓!”王国正任她打任她骂,跪在床上哀求:“叶臻,对不起,因为我太喜欢你了,看到你这么漂亮,实在忍不住……其实在中学时我就偷偷爱上你了,可你骄傲得像个公主。叶臻,我会永远爱你,永远待你好的。”
  
  叶臻打累了,心里的气也慢慢消了。是啊,事到如今她不认也得认了,总不能去法院告他,落个大家都身败名裂的下场。她长长叹了口气:“唉——为啥倒霉的总是我们女人?王国正,你可是自己说要待我好的?”“当然,当然!”王国正信誓旦旦,“我若待你不好,出门被车撞死!”“那好,你让我男人官复原职。”“行,我回去就办原文www.55555333.cc。”他连声答应。
  
  回去第二天,王国正便发了个任命文件,恢复周文康的厂长职务,还任命他为副总工程师。周文康并不感到突然,以为是自己工作努力的结果。下班回到家,他喜形于色地对妻子说:“看来王国正这家伙还不错!”“就是嘛,这回你该相信了吧?”叶臻嘴里虽这么说,苦水却往肚里咽。
  
  周文康受到重用,一心扑在了事业上,为公司开发了两个新产品。为了奖励他,王国正分给他一套两房一厅的住房,还提升他为总工程师。因为工作上的事,周文康出差的机会反而比妻子多。叶臻对他说:“你放一百个心,在外别牵挂家中,我会把家照顾好的。”
  
  日月如梭,又过了几年,周文康夫妇在公司一直是春风得意,名利双收,引来周围许多羡慕和妒嫉的目光。他们和王国正一家的关系也很融洽,两家经常往来。王国正家生的是儿子,周文康家生的是女儿,他们曾开玩笑说以后结亲家。
  
  一次周文康出差香港,事情办得很顺利,比预计的时间少用了两天。他想给妻子一个惊喜,便提前回家,顺便买了只金镯子,准备把它当作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他归心似箭,坐晚班飞机直飞南京。
  
  到了家,他用钥匙开门进去。走到客厅,见卧室门虚掩着,从里面传出嘻笑的声音。他心里一惊,心想什么人在里面?女儿雯雯在校住读,家中只有妻子一人,那人是谁呢?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里瞧。谁知不看不打紧,一看气得他浑身发抖,霎时全身的血都往上涌,只觉得头要炸,心要炸!原来他看见妻子和王国正一丝不挂地在床上干那事。
  
  “你们干的好事!”周文康猛喝一声冲了进去!床上的男女吃了一惊,慌忙翻身下床。“你、你怎么回、回来了?”叶臻赶紧穿衣服,吓得上下牙齿直打架。“你这个臭婊子!”周文康话到手到,“啪!”重重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王国正却不慌不忙穿好衣服,上前一下把他推倒在地,声色俱厉地骂道:“你他妈是什么东西?没有我王国正你早就滚蛋了!哼,不知好歹的东西!你再敢碰她一个手指头,我马上要了你的命!”说罢甩门而去。
  
  四
  
  王国正身高马大,周文康哪是他的对手,倒在地上半晌才爬起来。叶臻委屈地哭了起来:“呜……我好命苦啊,你以为我是愿意的?还不都是为了你,我才忍辱负重的啊!”周文康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可戴了绿帽子的耻辱令他气恨难消:“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古人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说得轻巧——让我们母女到外面要饭去?我看你被贬到技术科,灰头灰脸恨不得跳楼自杀!”妻子说的句句都是事实,周文康怨恨地捶着自己的头:“我真没用,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一个十足的窝囊废!窝囊废——”他一跺脚,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他一夜没回家,在通宵酒店里把自己灌醉了。
  
  第二天上午9点钟,他才昏昏沉沉地坐出租车去公司上班。王国正见了,对叶臻使了个眼色,她心领神会地用公司的小车把丈夫送回了家。周文康迷迷糊糊在床上睡了一天,叶臻一刻不离地守在他身边。
  
  翌日周文康上班了,本来话语就不多的他更变得沉默寡言,脸色阴沉。从此他下班后不马上回家,而是到酒店去喝酒,然后去夜总会和那里的小姐嬉戏打诨。叶臻知道他心里不痛快,也任由他去。周文康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直到妻子和王国正一起去外地出差。
  
  周文康一个人在家,心里渐渐平静下来。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越来越痛恨王国正这人嘴脸丑恶,内心卑鄙,竟搞权色交易,把他老婆玩弄于股掌之中,还掩人耳目,把他提为总工程师dLc。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中国传统的男人,怎咽得下这口气?忽然,“以牙还牙”四个字跃上了他的脑际!他一下变得亢奋起来,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不能这么窝囊!我要复仇,也给王国正戴顶绿帽子!”
  
  周文康马上拨通了王国正家的电话,很快听筒里传来他老婆马瑛的声音。“阿瑛,你在干吗?”“我在看电视。”“一个人很寂寞吧?”“嗯。”“我也是。我过来陪你说说话好吗?”“好。”因为平时大家随便惯了,所以马瑛一口答应。周文康便拿了瓶红酒,到外面买了点熟食过去了。
  
  到了王国正家,周文康指着窗外的月亮说:“多好的月光啊!阿瑛,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咱们喝几杯。”“好。”马瑛轻盈地转过身子,去厨房拿酒具。她虽没叶臻漂亮,但五官端正,身材不比叶臻差,且不轻浮。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周文康暗暗叹息:王国正真是鬼迷心窍,家里有这么好的老婆,还在外面花心。唉,这人哪——学坏容易学好难!包括自己,今晚也要学坏了!阿瑛,你可别怪我,因为我俩都是受害者,我是为自己,也是为你,出出这口怨气!
  
  五
  
  “阿瑛,有纸巾吗?”“有,我去拿。”周文康把她支开,迅速把研成粉末的安眠药放进她的酒杯,那是他近期睡不着觉去医院配的。马瑛毫无防备,把满满一杯酒喝了下去,一会儿便支撑不住,伏在桌上睡着了。
  
  “惭愧啊!”周文康自语了句,把她抱到里面床上,解她的衣衫。毕竟第一次干这事,止不住双手发抖。望着马瑛横在床上那白皙美丽的胴体,他看呆了,犹豫片刻,发狠地说了句:“干——像他干我老婆那样!”他像一头发情的豹子,腾身跨了上去!
  
  ……马瑛醒来,发现自己着了他道儿,幽怨地说:“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周文康又羞又愧,为自己分辩:“阿瑛,对不起,我本不是这样的人,是王国正长期霸占我的妻子,才逼使我这样做的。”马瑛长叹一声:“真是冤冤相报!”“原来你早已知道?”周文康大吃一惊。“你以为我是木头?他自己在外面彩旗飘飘,却要我在家里红旗不倒。哼,也不想想有多少日子没碰我了?”马瑛气恨至极,“既然今天已这样了,那我也就豁出去了,也让他感受一下戴绿帽子的滋味!”
  
  这结果是周文康始料不及的,他心里过意不去,忙再次道歉:“阿瑛,我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坏,俗话说狗急了还要……”“别说了。”马瑛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是老实人,对老婆也好,心里气不过才这样做的,所以我不怪你。干脆咱们就这样好下去,气死这对狗男女!”“阿瑛!”周文康感动得一把抱住她。两人真好了!
  
  就这样,一周来周文康天天晚上都和马瑛在一起。这天,知道王国正很快要回来,周文康有点怕了,对马瑛说:“今晚我就不来了,免得被他撞见。”马瑛眼睛一瞪:“怕什么?我就是要让他感受感受!这个没良心的,也不想想没有我新加坡舅舅的投资,他能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吗?”
  
  这天晚上王国正果然回来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周文康会睡在他老婆的床上!“你他妈的竟敢狗胆包天睡我老婆?!”他气得一蹦三尺高,举手要打周文康,却被马瑛挡住了:“你要打就打我,是我叫他到我们家来的!为啥就准你在外和别的女人胡搞,就不准我红杏出墙呢?”“你……”王国正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举着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周文康趁机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王国正觉得脸面扫地,发疯似的把彩电给砸了!
  
  第二天王国正上班后,一张臭脸就像刚出窑的青砖!他满肚子邪火没地方出,把来找他的人一个个骂出办公室。整整一天他不吃不喝,像头困兽在屋子里来回走个不停,拳头攥得“咯咯”响。叶臻知晓此事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又没法劝他。周文康出了这口恶气,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看着报,好不得意!
  
  整整一个月,这种尴尬的局面才得以缓和。表面上看似平静,大家却感到有暴风雨要袭来!尤其是周文康心里老是怦怦跳,有种大祸将临的感觉。
  
  六
  
  一个双休日,周文康的女儿周敏回家了。见她脸色不好,叶臻带她去医院检查,不想她竟怀孕了!尽管学生早恋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怀孕却不是小事!叶臻问女儿那男的是谁?她死也不肯说推荐55555333.cc。叶臻只得去学校找校长,说女儿住宿在校出了这种事,学校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校长很重视,把周敏的班主任戚老师找了来。戚老师大吃一惊,说学校管理很严,不准男女同学串宿舍,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她找周敏谈话,周敏很敬重戚老师,竹筒倒豆子把事情全说了出来。
  
  叶臻听了似五雷轰顶!这个把她女儿肚子搞大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国正!这怎么可能呢?她一脸疑惑,但女儿接下来说的话使她不信也得信!原来王国正经常到县里开会,每次都给儿子带去许多吃的和生活用品,而且都是两份,一份给儿子,另一份是给周敏的,有时还请他们去饭馆吃饭。周敏自然对这位王叔叔心存感激,觉得父母反没有王叔叔对她那样关心。
  
  一天傍晚,王国正开罢会打电话给儿子,说要请他和周敏吃饭。他儿子正在看电视转播足球赛,不想出去,于是周敏一个人去了。王国正对这位亭亭玉立、含苞欲放的少女早就垂涎三尺,百般讨好她,带她去一家大酒店,点了许多她爱吃的菜,还要了一瓶法国红酒。一会儿,周敏那张俊俏的脸便艳如盛开的海棠,王国正见了不由淫心大发,称赞说:“敏敏,你真美,比你妈妈还漂亮,完全可以参选亚洲小姐!”周敏听了自然高兴:“是吗?可我在这小地方,听说要去香港才能参加比赛。”“叔叔有办法。”他拍着胸脯说,“我在香港有朋友,请他们帮忙,叔叔亲自陪你去。”“真的?”周敏信以为真,“叔叔,你真好!我爸爸妈妈从来不关心我。”“你别怪他们,他们工作忙。来,这法国红酒是低度酒,不会醉的,干!”
  
  周敏一兴奋便喝醉了,王国正便在酒店楼上开了间房,扶她去休息,趁机把她奸污了!事后周敏又惊又怕,哭个不停。王国正忙向她认错:“敏敏,是叔叔不好,叔叔也是喝多了酒……叔叔实在控制不住,因为你太漂亮了。”面对这个一口一声“叔叔”的他,不谙世事的周敏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去告他?他对她确实好,而且两家的关系又不一般,天真又爱虚荣的她只得认了:“那亚洲小姐的事……”“包在叔叔身上!”王国正忙向她保证,并塞给她一沓钱,“这点钱给你零用,不够尽管向我要。”看看时间不早,他开车送她回校。后来,王国正用“亚洲小姐”作饵,又多次把周敏带去宾馆开房,致使她怀了孕!
  
  叶臻这才如梦初醒,看清了王国正的丑恶面目,当下就冲去找他,要跟他拼命!“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连我女儿也不放过,我要去法院告你!”王国正冷笑道:“好啊,你去告呀,可是,你想过结果没有——两败俱伤!”叶臻一听打了个寒战,清楚这样做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可她心不甘,难道女儿就这样白白被他糟蹋?
  
  王国正把1万块钱丢到她面前:“让她把肚里的孩子打了,就说是我儿子干的。反正现在中学生早恋是司空见惯的事。”见他说得这么轻巧,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叶臻气得把钱扔到他脸上,骂了声:“一个十足的大流氓!”转身走了出去。
  
  叶臻到丈夫办公室把事情告诉了他。周文康听了像尊泥塑木雕,怔了半晌,突然站起身:“我去跟他拼了!”他像头发怒的狮子冲了出去。
  
  “王国正,你这个畜生——”他踢开门,大喝一声朝王国正扑去!早有准备的王国正闪身躲过,回手当胸一把揪住他:“你他妈的给我放明白点——你拿联营厂的贿赂全记在我本子上,要不要交给纪委?”刚才还怒发冲冠的周文康一下像被霜打的茄子蔫了,耷拉下了脑袋。“滚——”王国正松开手,一脚把他踢翻在地。跟着进来的叶臻忙上前把他扶起,夫妻俩垂头丧气走了出去。
  
  周文康回到自己办公室,心里越想越气,越想越怕,觉得自己被王国正压得喘不过气来,没准哪天就会死在他手里。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把他做了!
  
  一天下班后,王国正神气地驾着自己的宝马车离开公司,不一会儿便上了高速公路。行到岔路口,他踩下刹车,哪知车子却没有减速!他马上意识到刹车失灵,不由慌张起来。车子歪歪扭扭开了不远,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轿车撞断护栏翻了下去!
  
  由于交警及时赶到,把命悬一线的王国正送往医院抢救,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但已是面目全非。警方调查这起严重的交通事故,王国正把心中的怀疑告诉警察,于是周文康被作为此案重大嫌疑人拘留审查。
  
  为争取从宽处理,周文康不得不交代了自己偷偷到地下车库破坏王国正轿车刹车的犯罪事实,同时交代了接受数十万元贿赂的经济犯罪行为。
  
  经检察院查实,王国正的经济问题更严重,而且道德败坏,生活腐化,被他玩弄的女性不下几十人。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两个贪污腐败的官员最终都被绳之以法!大家都为周文康可惜,本来他是个正派人,也算是受害者,却被情欲和金钱所困,沦为阶下囚。此事给善良的人们敲响了警钟!

推荐信息:
>>> 袖子的味道
>>> 那时候,你还不懂
>>> 我是谁?
>>> 一只桃子输掉了一场战争
>>> 祖母是一片不知愁的落叶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晒干了等

    晒干了去姥姥家,兜里揣了一包湿巾,临走时忘在她家里了。等到过几天再去的时候,姥姥把湿巾在院子里晾了一排,对我说:“晒干了,你拿回去用吧……”嗓子不行老妈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但她非常喜欢玩手机游戏。这天,她又在玩一款跑酷类的游戏,边玩边大喊大叫,好像随时就要摔死一样。好不容易一局结束,她松了一口气,转身对一旁看报纸的姥爷说:“爸,我教您玩这个吧,特刺激!”我姥爷放下报纸抬起头,一本正经地对老妈说:“

  • 也是醉了等

    也是醉了宿舍的哥们儿养了两只乌龟,每次喂食的时候他总是喊:“来来来兄弟们,吃饭了。”我听得也是醉了。问他原因,他说:“我和他俩是结拜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厨艺欠佳岳母来家里看望外孙女,妻子张罗了一桌子菜,大伙还没动手时,女儿已经大快朵颐起来……看着她的馋相,岳母嗔怪道:“月月,你妈小时候可不像你这样,见了好吃的就吃个没够。”女儿头也没抬,狡辩道:“那是因为她妈做的东西不

  • 尴尬时刻等

    尴尬时刻老爸:“你四叔他儿子,比你大一岁,人家上周买了辆凯迪拉克。你买辆自行车的钱都不够。”儿子:“那辆凯迪拉克我四叔出了30多万。”老爸:“那不还有十几万是自己出的。”儿子:“那十几万是他丈母娘出的。”老爸:“你连个对象都没有!”省钱我:“老妈,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老妈:“那快挂了电话吧,省点儿话费!”我:“可咱是亲情号啊,不要钱!”老妈:“那就省点儿电费啊,充电不得花钱!”我:“我住宿舍,不

  • 女神的变化等

    女神的变化最近,弟弟一直在追求一个女生。这天,哥哥问他进展如何了。弟弟支支吾吾地说:“这个嘛,虽然不知道进展到什么程度,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女神已经开始为我改变了!”哥哥说:“听起来不错呀,她都为你改变什么了?”弟弟答道:“从我开始追她到现在,她已经换了五个手机号了……”(潘光贤)感动过后老婆问老公:“亲爱的,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谁?”老公毫不犹豫地回答:“傻瓜,肯定是先救你啦。”老婆高兴

  • 手机屏保等

    手机屏保一天,丽丽把老公和儿子的合影设置成手机屏保。儿子看到了,问为什么用他的照片做屏保,丽丽说:“因为手机每天都握在我手心里,你是我手心里的宝呀!”在一旁的老公听了,自作多情地说:“那张照片上也有我,我也是你手心里的宝!”丽丽瞥了老公一眼,不屑地说:“你想多了,我是想让你知道,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芷彩卓)想想办法这天放学,儿子把考试成绩单带回家。爸爸看了之后,大失所望,指着成绩单说:“瞧

  • 有力的反驳等

    有力的反驳一场辩论赛的主题是“辩论赛究竟有没有意义”。正方选手进行了认真的准备,并按时到达了辩论现场。过了半个小时,反方还没有出现……按号一位大爷去银行取钱,直接走到窗口,保安过来说:“大爷,按号。”大爷心想,取个钱还要暗号,于是低声对保安说:“天王盖地虎。”保安无奈地帮老爷子按出一张排队票,只听大爷自语:“吓死我了,居然被我蒙对了!”晒图我从网店买了件衣服。卖家说,要是我给“好评”外加晒图,就给

  • 熊和乌龟等

    熊和乌龟狗熊每天上山锻炼身体。一天,乌龟也想上山,熊说:“你把四条腿都收进去,我抓住你上去。”上到山顶,树上一只鸟狂笑:“瞧你那熊样,还拿个翻盖的手机呢!”机智的我和领导进了电梯,领导要去8楼,可是我却错按了“9”。领导皱着眉说道:“你多按了一层!”“没关系,我有办法。”说完,我又赶紧按了“-1”——真佩服自己的机智。筷子兄弟“我昨天想了一天,终于知道,原来筷子兄弟这个名字有两层意思。”“哪两层?

  • 更坏的消息等

    更坏的消息某人接到主治医生的电话,说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问他想先听哪个。他选择先听坏消息。医生说:“抱歉,先生,根据我们的诊断,您的生命只剩下48小时……”“什么?!”那人要崩溃了,马上问,“那更坏的消息呢?”“其实我们昨天就在联系您了,给您打了一天电话,结果都在占线……”陪太太买衣服女装店里,一位年轻的先生坐着等待他太太试穿衣服。15分钟里,他太太总共试穿了5套,当他太太再度从更衣室出

  • 自己选择的路等

    自己选择的路被堵在了高架桥上,看着计价表不停地跳,我对出租车司机说:“要不我在这里下车吧?”司机调低了收音机的音量,回过头认真地看了我一眼说:“你自己选择的路,贵也要走完。”广告里的甲:作为一个吃货,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我没吃过的。乙:那你吃过电视广告里的方便面吗?打黑车我一朋友,有一次坐黑车,被交警拦下,交警怀疑是黑车,司机连忙说:“我们俩是朋友,我知道他的电话号码。”说着,便打我朋友手机。因为我朋

  • 专治各种不服等

    专治各种不服坐火车遇到一印度人,他也闲着没事,用中文和我聊哪个国家有文化。我说中国的筷子你会用吗?他说,用手抓才是最正确的吃饭方式,而且不受制于食物,啥都可以用手抓。我这个人就爱专治各种不服,到了站我就带他去吃了顿火锅。就点9个菜今天陪老板出去吃饭,老板提前嘱咐我说:“一会不管多少人,就点9个菜。”我问老板:“为什么只点9个?”老板淡淡一笑说:“朋友圈只让上传9张。”因为我有病在医院挂号,有个人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