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科学挖深欲望之壑

2017-09-21 23:56:35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魔鬼没想到,自己也有想不开的一天5+5+5+5+5+3+3+3+c+c
  
  他在小镇上开了间古董店,用诅咒让人们为欲望买单。中年男人拿走吸引异性的须后水,不知它会使自己阳痿。丑女买走美容膏,不知自己用了就会失明……人们挣扎在贪欲带来的地狱中,魔鬼躲在窗户外面偷笑。
  
  科学家瑞克出现了,他用高科技——“诅咒净”去除了商品的魔咒,只留下助人的神力。在美国动画片《瑞克与莫蒂》中,科学让人不必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享受看似无尽的幸福。
  
  “我也许是个魔鬼,但瑞克才是真正的魔鬼来自www.55555333.cc。”片中备受打击的魔鬼感叹。
  
  极端、露骨的蓄意恶行,毕竟是少数。有时,人们更担心危险隐藏在为了全人类福祉的科学光环下,不为人所见。
  
  美国顶尖研究型高校圣母大学的赖利中心已经坚持敲了5年的警钟。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该中心会预测下一年科技领域可能出現的十大道德困境与政策问题。它曾在2016年底预计,2017年科学家会面对大脑入侵、人体冷冻等问题5.3.故.事.网
  
  但人毕竟无法预见未来,争议在所难免。2017年6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就被加州副州长加文·纽瑟姆泼了一盆冷水。他警告学生,要谨慎对待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并将其社会影响喻为红色警报、海啸。但在一些乐观主义者看来,硅谷完全不需要扮演道德权威,纽瑟姆危言耸听。
  
  既然不知对错,不如放弃提出问题?环保斗士蕾切尔·卡逊显然不同意这种说法。在人人高喊“征服大自然”的20世纪60年代,她勇敢地在著作《寂静的春天》中提出:以DDT为代表的杀虫剂会对环境造成巨大危害来自55555333.cc
  
  讨论一时铺天盖地。DDT就像恶魔与天使的结合体,让人又恨又爱。在卡逊死后的50多年间,围绕DDT该用还是该禁的争论仍难消停。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最终的决定权在我们手中。自“曼哈顿计划”起,核武器一步步成为吞噬生命的恶魔、大国博弈的筹码。在话剧《哥本哈根》中,纠结于是否该研发核弹的海森堡,把沉甸甸的责任完全压在科学家身上推荐www.55555333.cc。难道奥本海默等人应该为广岛之灾负全责,米勒应该因发现DDT的杀虫功效而被称作魔鬼?人们在用核储备炫耀军事实力、用杀虫剂增加农作物收成时,可没有一点责备他们的意思。
  
  “我什么教训都没学到!”中年男子捧着解除魔咒的须后水离开,撂下一句讽刺性极强的话。魔鬼的古董店被洗劫一空,每个人都捧着大把商品,来到瑞克的“诅咒净”工作坊,渴求用科学实现无穷的愿望。而瑞克渐渐不堪重负,放火烧掉了一切。
  
  如果现实中真有这么一家古董店,故事会到此为止吗?我不禁想起“冷战”时期,奥本海默因反对美国政府研制氢弹而遭到指控。也许更多时候,真正的魔鬼并非科学家本人,而是另有其人JzN

编辑推荐:
>>> 忘记关门
>>> 针线筐里的暖
>>> 从逝者味道里寻觅商机
>>> 每一次用力
>>> 慷慨的最大受益者是自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你就这样把草原交给了我

    在我整六岁的那一天,你把我举上了马背,我的脚够不到马镫,你就用红缎子把我捆在马鞍子上。一条蓝色的哈达在我胸前飘,你牵着马缰绳在前面走。我们从晨雾中出发,走到星星眨眼的地方,一连走了三个屯子,你的腿肿得褪不下靴子。你带我拜见了三个可靠的人。你说的话,我当时不知道有多重,现在一想起来,总是忍不住掉眼泪。“我把这没有阿爸的孩子交给他的好叔叔了,请你教给他套马的本领吧!我把这没有阿爸的孩子交给他的好舅舅了

  • 书、女人和瓶

    北京四环外五环内有幢建于2010年的写字楼。写字楼的第八层,两年前被一位南方的段姓老板买下,作为其房地产公司的总部。段老板喜欢收集陶瓷精品,放在玻璃罩内,装点于办公区内外。大堂内的前台小姐姓詹,名芸,二十二三岁,山东蓬莱人,农家女儿,自幼失母,由父亲和奶奶带大。芸没考上大学,只有民办的高级职业学校文凭。她步其父后尘来到北京,这里干一年,那里干半载,所学大众服装设计专业便荒废了。上班数日,小詹便领教

  • 阳光喜欢穿过裂缝亲吻一个人

    做编辑的时候,我曾经看过一个文学爱好者这样做自我介绍——笔名:简爱;喜欢做的事情:飘;崇拜:三个火枪手;住址:呼啸山庄……看到这里,我已经笑出了声,但看到最后,知道了她是一个坚强的残疾人,虽失去了双手,却依然乐观地每天用嘴咬着笔来铺展她的文学梦想时,我的笑里便有了苦涩的味道。她是个有裂缝的人,但她的裂缝里装着快乐,她用谐谑掩盖悲痛,给我们一个坚强而自信的背影。我有个远房的表姑,她的小儿子是个先天白

  • 写给读者的信

    当我还在固执地握着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地书写时,编辑部已经好多年没有收到作者手书的稿件了。年轻的编辑们甚至对邮票都是陌生的,这也难怪,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现在寄一封信到底需要贴多少钱邮票。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这样。我就像温水中的青蛙,发现水烫时,它已经快要沸腾了。当了近三十年的杂志编辑,我的职业生涯是从一支删改稿件的红笔开始的。铅印时代的杂志,稿件是需要送印刷厂的,那里有专门的排字车间。美编在版样

  • 母亲的100个愿望

    凯特是一位普通的母亲,当她满怀喜悦地迎来生命中的两个儿子时,不幸悄然降临。大儿子18个月时患了软组织癌,小儿子七个月时早产。她痛苦地以为会同时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好在,命运转了一个弯,又给了夫妻两人一点惊喜。大儿子虽然瘸了一条腿,但性命无忧,小儿子虽然身体孱弱,却幸运地存活了下来。凯特用细腻深沉的母爱,悉心照料着两个孩子。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他们一辈子,帮他们赶走一切厄运,让他们快快乐乐

  • 我的读书35故事

    从小我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小时候,父亲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我带几本儿童读物,尽管有些字我还不认识,但书中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画却深深地吸引着我。稍大一些,我就迷上了童话故事,整天幻想着某天在放学的路上,遇到一位白衣神仙,他冲我轻轻挥动手中的拂尘,我便长出了一对美丽的翅膀,像天使一样,在空中自由地飞翔……那时我是个内向的女孩,有了书的陪伴和天真的遐想,我的童年时光快乐而浪漫。上中学时,母亲订阅了《小说

  • 一棵小树的阴凉

    1981年炎热的酷夏,南方某医院,人影绰绰,众多学子在这里参加考学体检。人多、高温,加上消毒水的刺鼻气味,更是闷热难耐。一个少年,独自下楼,来到院中的小树下,守着阴凉,呼吸新鲜空气。他也是来参加体检的,但他的考试成绩并不太理想,只超出了录取分数线三分,很可能上不了自己心仪的学校。一位戴眼镜的同志,也来到小树旁,他大胡子,胖墩墩,脸上是细密的汗珠,很显然,也是来纳凉的。可树太小,阴凉有限,几乎只能容

  • 行走的玉米

    从落地到收获,一百来天的生命之旅,玉米的一生注定是匆忙的。开阔的田野里,金黄的麦茬亮铮铮的锋口直指苍天。汉子吆着黄牛在前面犁沟,女人在后边点种。一尺一窝,一窝两粒。地是施足了猪羊牛粪的,黑黑的、暄暄的,有一种待孕母性的丰满与厚实。笸箩里那些黄灿灿的种子,是精心挑拣过的。女人点下一窝种子,就揉碎一把土坷垃,用潮湿的细土薄薄地盖好它们。那几天,汉子天不亮就进了地。在起初的天光里,他只是一个轮廓或剪影。

  • 《背影》背后:误解后的父子情深

    1916年,朱家的境况已大不如前,朱小坡尽了最大的努力,体面地为儿子朱自清筹办了婚事,并送他去北京大学读书。几乎与此同时,家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朱小坡的公安局长职务交卸了,给家庭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朱小坡设法变卖了家产,又在扬州借了一笔高利贷。这时,朱自清接到了71岁的祖母去世的噩耗,便与父亲同路奔丧回扬州,此时他才真正感到了家境的凄凉:往日的巨大古钟、朱红胆瓶、碧玉如意、板桥手迹等,均早已进了当

  • 故乡的酒

    故乡的酒,特别醉人。闻,有淡淡的清香。抿,有干净的清甜。回味,有浓烈的余香。故乡的酒,带着属于这个村落的味道,带着属于这里的个性,默默地酝酿着一段段情,一段段曲,一段段平凡的小村故事。客厅里,一如既往地充斥着熟悉的酒香。一如既往的人群,你坐在中间,谈笑风生。“哎,出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应着你的呼唤,站在客厅里,看着你一一介绍那些陌生的面孔,带着酒气的空气让人不能呼吸。我一一回应,转身回房,关门的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