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正文

柳小丫的生日餐

2017-09-22 00:12:06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这天是柳小丫的二十八岁生日来自55555333.cc。下班走出公司后,她直接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饭店。她刚找到一张空桌子坐下,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老爹打来的:“丫头,今天是你生日,没忘吧?”
  
  “没忘没忘。这不,我刚进饭店,打算好好吃一顿呢。”说话间,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需要点什么?柳小丫说:“麻烦你把菜单拿过来,我先看看。”
  
  “爹,您的腰椎病最近没犯吧?没犯就好,您先等等。服务员,来个松仁玉米、可乐鸡翅,少放点酱油。爹,您说,我过生日就点俩菜,是不是少了点?对了,再来个锅包肉。在家里我最爱吃您做的锅包肉。”
  
  柳小丫边点菜边跟老爹说话,叽叽喳喳说得格外开心。其实,服务员早就转身去招呼别桌的客人了。接着柳小丫站起身,走出了饭店。
  
  “菜上来了。瞧这锅包肉的颜色,跟爹您做的差远了。行了行了,开饭喽。爹,快说,祝您的宝贝丫头生日快乐。”
  
  不等电话那头的老爹说出口,柳小丫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她怕自己万一控制不住会哭出声来。可在掏出五块钱从路过的食品店里买了一盒方便面的同时,她的眼泪还是哗地涌出了眼眶5 5 5 5 5 3 3 3 c c
  
  柳小丫的老家地处偏远山区,穷困潦倒。柳小丫有个哥哥,大她两岁,在他们都还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患病去世了,老爹没再找伴,一个人抚养他们长大成人。柳小丫很要强,考上了大学。由于长年劳作,老爹累出了病,学费都是大哥打工挣的。不幸的是,就在柳小丫大学毕业那年,大哥从建筑工地的脚手架上跌下来,摔残了一条腿。前年,大哥成家了,因为腿瘸,女方家没少要彩礼,以致欠下了不少债。为了帮家里尽快堵上债务窟窿,柳小丫一直在努力挣钱、攒钱,省吃俭用,甚至吝啬得都不肯去谈一场恋爱。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知道老爹一定会给她打电话,于是去了饭店,装作过得很好,让老爹放心。
  
  正闷闷不乐地想着走着,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柳小丫面前,探手抢走了她的方便面。
  
  柳小丫顿觉心慌,抬头一看,是房东老宋的儿子宋安阳。
  
  “给我!”柳小丫揉了揉红眼圈,冷着脸说。
  
  “刚才我听到了,今天是你生日。生日餐就吃这个,也太寒碜了吧?”宋安阳打趣说。
  
  柳小丫依旧冷冰冰地回道:“和你有关系吗?给我!”
  
  “当然有关系,我也算是你的房东,你是我的房客。房客要饿出事,房东是有责任的。”说着,宋安阳凑上前半步,“走,我请你吃饭去。如果不给我面子,从这个月起,房租涨价。”
  
  早在三年前,柳小丫的工作一稳定下来,就开始找房子。不见阳光的地下室或仓房都行,关键是租金必须得便宜5_5_5_5_5_3_3_3_c_c。最后,她找到了老宋家。老宋住一楼,正想把做储物间的半地下室给租出去。柳小丫一个劲缠磨,好说歹说谈妥了近乎贴地皮的租价——每月三百块钱。一转眼,三年过去,至今仍是这价,分文没涨。起初,老宋还念叨过几回,想涨价,也许是见她一个人在外不容易,连男朋友都没有,孤孤单单的挺可怜,就再也没提这茬。后来,老宋的儿子宋安阳听说有这么个奇葩单身女租客,隔三岔五就来搭讪。有一次,他瞄到柳小丫回来进了门,不一会儿就尖声惊叫起来。他一个箭步冲进去,只见柳小丫正连蹦带跳地喊:“蟑螂,有蟑螂!”宋安阳抬脚踩去,蟑螂顿时粉身碎骨。
  
  而柳小丫并不知道,这蟑螂其实是宋安阳偷偷放进屋,借此套磁的。有意思的是,没多久,宋安阳的伎俩就败露了。一天,他故技重施,却从门缝里瞥见柳小丫蹲下身,定定地看着蟑螂跑来跑去,说:“屋里有个喘气的做伴,挺好。”
  
  “你柳小丫连蟑螂都能接纳,为啥就不能给我宋安阳一个笑脸?”此后,宋安阳几次追问柳小丫,可柳小丫始终不愿理睬他。
  
  这回也不例外,柳小丫掉头就走:“方便面送给你了,涨不涨房租,老宋叔说了才算。”
  
  “你别走啊。你听我说,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对天发誓。你为啥不给我个机会?”宋安阳急喊。
  
  柳小丫一听,心如针扎般地抖了一下。说实话,宋安阳的心思柳小丫早就猜到了。可是,爹有病,哥又残疾,家里还欠着债呢5.5.5.5.5.3.3.3.c.c。爱情可以浪漫,可一旦结婚,就必须得面对这些杂七杂八的现实。上大学和刚入职时,也有几个男生向她表达过爱慕之情,可一听她说将来要带着乡下老爹一块儿过,还是个没任何收入的“药篓子”,就全打了退堂鼓。想到这儿,柳小丫说:“我们不合适。”
  
  “不交往,你咋知道合不合适?”宋安阳咋咋呼呼地追上来,“咱先不说这些,过生日要紧。走,松仁玉米、可乐鸡翅、锅包肉,每样我都给你点两份——”
  
  “对不起,我最不爱吃的就是锅包肉。请你别再缠着我!”柳小丫硬邦邦地说完,加快了脚步。
  
  “柳小丫,你站住!”宋安阳的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当街伸胳膊拦住了七八个路人,“大家都听见了吧?今天,我就和她打个赌,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她,叫柳小丫,她说最讨厌吃锅包肉,今后,她一天不吃,我一天离她远远的;一辈子不吃,我一辈子都不打扰她。但她要是吃了,就必须答应让我爱她!”
  
  俗话说,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经宋安阳这么一闹腾,路人纷纷起哄,还有两个小伙子扯着嗓子喊:“为了锅包肉,还是嫁给他,从了他吧!”嬉笑之声入耳,柳小丫又急又气,那张粉白的脸登时涨红到了脖子根,扔下句话逃也似的跑了:“愿意等,那你就等着吧!”
  
  像柳小丫这样独自在外打拼,独自租房住,独自品尝酸甜苦辣的年轻人,被称之为“空巢青年”。独处空巢肯定憋闷,心里難受,每当这时候,柳小丫就不停地宽解自己:等还完了债,便贷款在城边买间小房,然后把老爹接来,再找个好男人做老公,组建一个幸福的小家……可想着想着,柳小丫突然就发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柳小丫急匆匆拐过一条街,住处到了。
  
  柳小丫用余光往后扫了一眼,宋安阳没有追来。她心里想着赶紧烧一壶热水,泡一袋方便面当生日大餐。这生日大餐多好,吃多了也不会长肉,省得去减肥,主要是还省钱。糟糕,方便面还在宋安阳手里呢,又得多花五块钱。柳小丫正要转身去食品店,却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定在了原地。
  
  她所租住的半地下室的房门大大地敞开着。
  
  莫非……进贼了?
  
  不,绝对不是。因为一股肉香味正从屋里悠悠地飘出来PKM
  
  “那是锅包肉的香味。一定是我老爹来了!只有我老爹才会做出这种和饭店不一样的味道!”稍稍一怔,柳小丫便拔腿就往屋里钻。
  
  果不其然,是老爹。
  
  “爹,您咋来了?真香,馋死我了!”
  
  柳小丫像个孩子般冲上前,先给了老爹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连手都没洗就抓起一块炸得外焦里嫩、味道酸酸甜甜的锅包肉塞进了嘴巴。可这厢刚入喉下肚,宋安阳也到了:“柳叔,小丫已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您没意见吧?”
  
  “我还是那话,只要小丫同意,我没意见,啥意见都没有。”老爹笑呵呵地点了头。
  
  至此,柳小丫才得知,中午前老爹就来了,来给她过生日,做锅包肉。正巧宋安阳在家,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寒暄几句后聊起了柳小丫。宋安阳说,柳小丫只身在外闯荡,真是苦了她。而老宋不涨房租,是因为不止一次看到她给老爹打电话时,明明吃的是方便面,却故意呼哧呼哧像在吃大餐。有时,打完电话,她就往床上一趴,咬着嘴唇淌眼泪。别家的女孩天天换着样子穿戴,她也换,可换来换去就那几件。
  
  老爹听得心头泛酸,宋安阳非常认真地说:“柳叔,我想当小丫的男朋友,好好照顾她。”自己的女儿脾性啥样,当爹的自然心知肚明,老爹说:“只要她愿意,我就同意。”宋安阳听罢,乐不可支地说要去接柳小丫:“这好办,我保证让她中招!”
  
  原来如此。柳小丫嗔怪道:“谁说我答应了?”
  
  “可你吃了锅包肉。”宋安阳得意地抢话,“想反悔,除非你把锅包肉原样给吐出来。”
  
  吐出来?柳小丫伸手又抢又拿:“哼,我全吃了,一块都不剩,馋死你!”

更多推荐:
>>> 九个小时
>>> 索银鸟揭秘花下藏宝
>>> 每个人都很重要
>>> 两只鞋的爱情故事
>>> 聪明的媳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巷子里的灯光

    大学毕业后,我的工作、生活一直都不顺,先是找工作接连碰壁,后来男友又向我提出分手。为了能留在这座城市工作,我只好降低工资要求在一家小公司里暂时栖身。那时,我在一片等待拆迁的破破烂烂的棚户区里租了一间房子。一是房租便宜;二是离我上班的公司比较近,上下班不用坐公交车,能省下一些钱。我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在家乡小县城的大街上靠卖葱油饼维持生计,他们已供我读完大学,以后的路能走多远就得全靠我自己了。刚上班

  • 阴差阳错的礼物

    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美国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儿子,她靠在工厂打零工挣生活费,母子俩日子过得很清苦。儿子一直想坐一回摩天轮,可票价要10美元,这是妈妈好几天的工钱,于是妈妈始终没有同意儿子的请求。一天凌晨,下夜班的妈妈走在街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翻检废品,那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吗?被妈妈撞见,儿子只好垂下脏兮兮的小手坦白:“妈妈,对不起,我想靠捡废品来凑够摩天轮的10美元门票。”“傻孩子!”本想发怒的妈妈

  • 善用35故事删除键

    严明十六岁的女儿娜娜放暑假在家无聊,她看到有的同学出去打工,一天能赚个三十五十的,很羡慕,就也想出去打工。对此,她妈妈不同意,说咱家虽然不富裕,但也不缺钱,没必要让孩子去打工。严明倒是很支持,他觉得孩子长大了,就应该锻炼一下,也让她知道当父母的不容易。在严明和娜娜的劝说下,妈妈勉强同意了。娜娜第一天出去找了份给手机商场发传单的工作,一天不停地往行人手里塞传单,一边塞一边说:“我们商场搞活动,买一送

  • 用脚来说话

    最近听到一则故事,说一次警方进行例行检查,在一个叫高木的男子家中,意外发现一位被“囚禁”的女孩。这女孩大概受了不小的刺激,警察问她话,她一言不发。此时,一个中年女人出现了,自称是女孩妈妈。她说孩子是在一个月前失踪的,丢了孩子之后,她便辞了职,到处寻找。说着,女人拿出手机,翻出她发的寻人启事,递给警察。警察一看,照片上就是这个女孩。然而,令警察感到奇怪的是,那女孩见到中年女人,竟露出一副恐惧的神色,

  • 写给家人的微情书

    @老爸:这次回家,老妈狠狠地表扬了您,说您已经戒烟,也很少喝酒了,每天早晚还出去遛弯儿,有不舒服就及时去医院,特别注意身体。我问您为什么改变这么大。您说:“我有一天做梦,梦到没有了我,你哭得一塌糊涂,我怕没有我你会很孤单。”臭老爸,您让我的眼泪猝不及防,您知道,这比“我爱你”深沉得多。@老妈:听到一个女人在超市里打电话说:“妈妈,包饺子要放酵母吗?”那一刻,我忽然特别想您。小到洗衣,大到生子,碰到

  • 微小说·父亲

    ●他是一个无线电发烧友,毕业后整天躲在阁楼上捣鼓无线电设备,拒绝与父亲沟通。他能搜到几万公里外的电台,可是附近有一个信号时断时续,他始终不能联系上。两年后父亲去世。他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一大堆电台的零部件。原来,父亲一直设法跟他取得联系,可惜他们从未在一个调频上。●游手好闲的儿子想卖掉父亲收藏的邮票,父亲拒绝了。儿子哭求道:“爸,儿子过得苦啊,你就当可怜儿子吧!”“苦?”父亲劈手就是一巴掌,“当

  • 真相常在意料外

    曾在网上看到一位医生讲的故事:那年,医生在血液科实习,科里收治了一个奇怪的患者。那是个10岁的男孩,因为全身反复出血已经住院20多天了。医生们怀疑是中毒引起的,但男孩的父母说,孩子在发病前饮食作息与平常无异,不可能是中毒。诊断陷入了绝境……这天,实习医生来到病房,男孩的父母刚好有事出去了,实习医生突然想到,之前的病史都是从男孩父母那里采集的,还没有人询问过男孩本人,于是他和男孩聊起天来。他开玩笑地

  • 宠仗人势

    云顶山庄是城里的高档小区,小区里住着的都是达官贵人。这不,连下了几天雨,天好不容易放晴,居民们都跑到了小区的公园里来遛宠物了。新来的小区保安王亮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所有宠物狗中,就数一只哈士奇最神气,它到哪儿,其他狗就得挪地方,俨然是狗中之王。刚好小区里号称“万事通”的秦大爷路过,王亮便拉住秦大爷问道:“大爷,为什么那只狗格外神气?”秦大爷说:“那可是宇宙集团宋总家的狗,你看旁边那些,不

  • [网文] 坐在车的另一侧

    杜灯花的父母在同一所学校教书,父亲教语文,母亲教政治。杜灯花出生前,无论是上下班,还是外出活动,父母总是同进同出,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总是依偎在一起,可谓如胶似漆,羡煞旁人。可是,自打杜灯花一出生,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父亲总跟母亲错开时间出门,有时不得已一道外出,乘公交车的时候,也与母亲分坐在不同侧—母亲坐在车头,父亲就选择坐在车尾;母亲坐左侧,父亲则肯定坐到右侧。杜灯花父亲的这一举动,让她母亲颇感失

  • [法律故事] 改姓风波

    张美是个下岗女工。这天傍晚,她刚刚进家门,女儿小雅就对她说:“妈妈,我们学校要求订制校服,让交300元服装费。”张美心中一惊,自己每个月挣1000多元钱,仅够维持母女二人的基本生活。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两个星期,一下子拿这么多钱买校服,母女俩下半月的生活可要成问题了。忽然,张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女儿:“小雅,这个月你爸爸是不是还没给你送抚养费?”小雅怯怯地看了妈妈一眼,点了点头。张美很生气,她拿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