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好人一生平安

2018-08-23 14:47:16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盗画、打人,都是那个看似老实的扛夫所为吗?如果是,他为什么还要去做苦力?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还要去主动照顾那个嫁祸于他的人?
  
  一、惹祸上身
  
  何成明最近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住了十几年的房子要拆了,而且,因为当初从别人手里买来时,图方
  
  便没有办过户手续,偏偏当初买房的契约又不知道放哪去了,拆迁办的人竟不承认这是他的房子5.5.5.5.5.3.3.3.c.c。要去找当初卖房的人证明,却从哪里找啊。老婆李秀成天跟他怄气,骂他是猪脑子,那轻飘飘的一张契约当然容易丢失了,当初为什么就不去办房产证!何成明说当初可是你为了省那笔中介费坚决不办的,但一说,老婆又骂他大老爷们的,为什么要听她女人的话。
  
  青县在三省交界处,每天途经的过客无数,青县火车站也就成了最繁忙的地段。何成明七八年前下岗后,经别人介绍,就到这里来当了扛夫,也就是把来往旅客的行李搬上火车去。这活是按件计算,大的两块钱,小的一块钱,每天的收入除了给火车站的提成外,自己落下的也不多,勉强够个生活而已。
  
  尽管情绪不佳,但何成明还得每天按时来上班。因为心情不好,他就没有像以前那样抢客,一直到中午,也没几块钱的收入。他灰心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目光茫然地看着前面,希望能在人海中找到当初卖给他房子的人,可是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当年,房主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十几年过去,在不在人世还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猛地看到有人在看他。他好奇地冲着对方看回去,那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人,见他看过来,也不回避,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何成明很是难堪,起身往火车站里走去。走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发现那年轻人仍然跟在他身后。
  
  何成明没有理会他,顾自去拉生意了。下午的生意不错,一连接了好几个活,而且都是大件的,等闲下来后,一抬头,又看到那年轻人。难道一个下午他都在跟踪自己?何成明不高兴了,径直走了过去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笑了笑:“你想不想赚钱?”
  
  “你有货要搬?”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何成明一想,有钱当然要赚了,于是就跟着他走了。一路上,年轻人自我介绍叫许强,前不久才从国外回来照料病重的爷爷,可是爷爷还是去世了。去世之前,将一间住宅及毕生收藏的书画都给了他。因为那间宅子马上要拆迁了,许强就买了间新房子,准备将老宅的东西全搬过去。可是他对这里搬家公司的情况不了解,而且,那些字画是他许家几代人的心血,他不敢随便地找人搬,就想到了坐火车到此地时,帮他搬过行李的何成明,觉得何成明人老实,力气又大,连着暗中观察了好几天,这才找上他。
  
  到了城南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许强带着何成明走了进去。一直到了书房,许强指着书房里的那些书画说:“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走就行了。”
  
  看得出来,许强的爷爷是个极爱书的人,直达天花板的书架上密密麻麻地都是书。按照许强的指点,何成明将每一格的书都用纸箱装起来,并在箱子外打上标记原文www.55555333.cc。他每装好一个箱子,就扛上放在外面的小货车上,满满一屋子书,足足搬了几个小时,好容易将书搬好了,再去搬画柜中那些画。这些画显然是非常值钱的,许强寸步不离地看着何成明装箱封好,又要和他一起搬上车子。正在这时,许强的手机响了,他接着电话,示意何成明自己将箱子扛到车上。
  
  何成明扛好之后,许强的电话也打好了。然后让何成明上车到新房子后,再将这些书搬进去。
  
  到了新房子,又一番忙活后,总算是都安顿好了。许强很是满意,给了何成明三百块钱。这足足顶好几天的收入呢,何成明很是高兴。
  
  第二天一早,何成明继续在火车站接生意。还没开张,就看到许强冲他走过来,他以为许强还让他去搬家,乐得迎了上去。没想到许强一看到他,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吼道:“好啊,你果然在这里!走,跟我到公安局去!”
  
  何成明呆住了:“啥?公安局,我去那做什么?”
  
  许强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以为你是老实人,所以才让你来搬家,没想到你还偷东西!”
  
  何成明气极了,拍开他的手说:“说谁偷东西呢?我何成明虽然穷,但也不会去做小偷!”
  
  “昨天晚上我连夜盘点了那些书画,发现少了一张最名贵的画,而只有你一个人接触到那些画,不是你偷的又是谁?”
  
  何成明跳了起来:“去就去,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二、平白受冤
  
  在公安局里,许强对民警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祖上是做古玩字画生意的,而到了爷爷许仁之手中,更是收藏了不少古代极有价值的书画。其中一幅古画名叫《山游图》,是唐寅的作品,价值更是惊人。何成明将书画搬到新家后,许强连夜对照爷爷给的清单盘点,却发现独独这幅画不见了,而从头到尾只有何成明碰过书画。
  
  何成明大叫冤枉,说:“当时你也在场,我一步也没离开你家,偷了画我往哪儿藏?再说了,我一个大老粗,哪知道什么名画不名画的。就算我知道,也绝不会偷的!”
  
  刑警王全义听了双方的陈述后,让许强提供一些《山游图》的资料。许强指着他桌上的电脑说,搜一下就知道了。王全义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才知道这个案子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山游图》是唐寅晚年所作,此时他已是极为落魄,所见所想与以往得意时大为不同,所以那幅画下笔凝重,有着极高的价值。而唐寅的同时期一幅山水画在香港拍出了七千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也就是说,这是一起牵涉至少上千万的案子。王全义不敢怠慢,立即通知了局领导。局领导很是重视,令王全义全力追查到底。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何成明偷走名画的可能性极大,但审案最重要的还是证据。王全义暂时拘留了何成明,带人去了他家中搜查。
  
  城北这一带人称贫民区,满目都是低矮的大棚子房以及破落的小宅院,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了,用不了多久,旧城改造就会将这里重新开发出一片商业区5 5 5 5 5 3 3 3 c c
  
  王全义来到何成明的家中,李秀乍见到这些警察,愣在了那里。王全义跟她说了原因,李秀不屑地说:“他这个窝囊废,要真有胆子偷东西,我们也不会这么穷了!”
  
  这个家确实很穷,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算是唯一的奢侈品了。王全义开始搜查起来,屋子很小,有一个阁楼,能放东西的地方不多,他们找了很久,也没什么收获,只得收队了。
  
  王全义仔细回想许强和何成明说的事情经过,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何成明只是一个扛夫,对于书画是半点不懂,而且,整个搬家过程中许强都在何成明的身边,其间,许强只是接了个电话,但仅仅只是那片刻,何成明如何能偷走最名贵的一幅画又将它藏好?要知道许强找上何成明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也就是说何成明事先根本不知道他会找上自己,也就谈不上预谋了。
  
  王全义找来许强,问他是否可以证实名画确实就在家中。许强发誓赌咒,尽管自己多年没见到这幅画了,但爷爷对这画极为看重,不可能会出售或者丢失。再说,如果画不在了,爷爷的清单里也不会有它。王全义又问他,在何成明搬家之前,是否见过这幅画。许强摇头,说自己回国不久,爷爷就已经不行了,哪来得及去想这些。爷爷去世后,他又忙着料理后事,直到对着清单盘点时,才发现少了《山游图》。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王全义不敢放何成明出去,只能将他拘留了。
  
  在拘留所里,何成明意外地遇到了刘保。刘保过去和何成明是同一个工厂的,两人关系还不错,后来工厂倒闭了,两人各奔前程,很久没见面了。在这种地方重逢,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问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刘保满不在乎地说:“帮一个朋友打架,结果给弄了进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何成明长叹一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刘保瞪大了眼睛说:“我说大哥,你手可真黑,一下子拿了人家那么值钱的东西!”
  
  何成明苦恼地揪着头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取笑我。你知道我,以前在工厂里连个废铁纸盒都不敢捡的,哪敢去偷人家那么值钱的画!”
  
  刘保点了点头:“那倒也是。不过,依我看,这事你还真没办法分辩。人家的画确实是丢了,不然他也不至于报案,要想讹诈你,那也会私下找你。再说,你一个穷光蛋,人家不讹别人干吗要讹你?人家的证据就是那份清单,可是提供清单的人又死了,这叫死无对证。你说你没偷,可除了我之外,谁会相信你?”
  
  何成明觉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急切地问道:“那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洗冤?”
  
  刘保捏着下巴,思量了很久,说:“办法倒也有一个,不过……”
  
  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何成明催促道:“我的好兄弟,你见多识广,就帮我这一次吧,有什么话就快说!”
  
  “是这样的,那许强不是因为他爷爷重病才回国来的吗?他爷爷病重,肯定不是住在家里而是在医院中,而你说过,他奶奶早就去世了,那么他家中,岂不空无一人?既然他家有一段时间没有人,那么也不能排除是小偷进来偷走了那幅画。”
  
  “可是,为什么单单那幅不见,而其它的都在呢?”
  
  “或许是巧合,或许小偷是懂行的人。如今这小偷早就已经专业化了,什么玩意值钱,什么玩意不值钱,看一眼便知。”
  
  何成明连连点头,问道:“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只要找个人再去许家,偷走一些画,并留下些记号,暗示这不是第一次来就行了。按照警方的推理,肯定会认为这个小偷就是上次偷走那幅名画的人Rmv。那样,你的嫌疑不就没了吗?”
  
  何成明瞠目结舌,不能否认刘保这个主意虽然损了点,但确实是个好办法。可自己哪认识什么小偷啊!刘保似乎也被自己的主意逗乐了,哈哈笑着说:“开个玩笑而已,你可千万别真去啊!”
  
  三、事发突然
  
  刑警王全义也不大相信何成明是偷走那幅画的人,多年的办案经验让他很相信自己的眼光。是许强冤枉了何成明?许强的证据是那张清单,已经经过笔迹专家的鉴定,确实是许仁之亲笔所写。一个收藏家对自己的藏品应该是了如指掌的,况且,又是这么值钱的名画。这就是说,那幅名画之前确实是在许家的书房中的。可是,据许强所说,何成明最有可能偷走名画的时间应该是在他接电话时,从电信局调来的电话清单上发现,那个电话仅仅只通了四分多钟。这四分多钟,何成明要想从一堆书画中找出这张最值钱的画,并将它藏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警方已经在许家老宅附近所有可能藏画的地方搜了个遍,也没找到画。一个整天都在火车站与家两个点生活的人,他能把画藏到哪里去呢?
  
  已经是拘留的第三天了,王全义还是没有找到头绪,却是再也不能拘留何成明了,于是便将他放了。但作为这起案子的嫌疑人,何成明还没有完全获得自由。
  
  何成明回到家中。几天没见他,李秀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通。不过,听着老婆的骂,何成明反倒觉得很亲切。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相信他没偷画,那一定就是李秀。几天没开工了,何成明随便吃了点什么就去火车站揽活了。
  
  正忙活着,抬头一看,发现许强正在不远处盯着自己。一想,就明白了,许强一定坚信是自己偷走了画,所以来盯梢,看他是不是在跟人交易那画。何成明心里很是别扭,不过又一想,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呢。
  
  一连多天,许强都在监视着何成明。渐渐地,何成明那一肚子怨气消失了,他很想去提醒许强不要跟着自己了,明摆着的事,不是我偷的,你就是跟一辈子也没用,倒让真正的小偷有时间溜了。
  
  这天晚上,何成明忙活了一天,回家了。走在路上,他回头看了看,果然,许强还在跟着自己。他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转过两个路口后,又回头看了看,却意外地没看到许强。何成明正要继续走,突然想到那天搬家就因为他打电话自己离开了他视线一会儿,就背了这么大一个黑锅,现在要是走了,说不定许强又会认为自己去跟人交易了来自55555333.cc。这么一想,就干脆站在那里等他。等了片刻,许强还没有出现,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伴着许强的高声叫喊:“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何成明愣了愣,突然明白了,赶紧跑过去一看,果然,四五个蒙着脸的汉子正手持刀棍冲着许强打着。何成明来不及多想,吼道:“警察来了!”那些人一听,一溜烟地跑了。何成明跑上去扶起许强,见他已经满身是血,问道:“你没事吧?”
  
  许强想要挣开他的手,但全身无力,只得喝道:“别猫哭耗子了,他们不就是你找来的吗?”
  
  何成明没理他,从他身上拿来手机,打了120。
  
  王全义听说了这事后,立即赶到医院,跟在急救室外的何成明问起情况。何成明就照实说了。王全义听了后,联系到名画的失踪,本能地觉得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抢劫案,但具体什么情况,还要等许强出来后再作判断。
  
  手术一直做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医生告诉他们,许强的右臂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更要命的是大腿的动脉被切断了,如果不是抢救及时,这条命也就没了。何成明听了长舒一口气,要是许强死了,那自己的冤就没法洗了。正准备回去,一想,许强在本市没什么亲人,谁来侍候他呢?请个人来倒是容易,但谁知道请的人真不真心,这么一想,干脆,自己来照顾他吧。
  
  许强全身伤痕累累,被裹得像粽子一般,吃喝拉撒什么的都得何成明来。何成明不敢让李秀知道这事,要不,肯定又是一通骂。不过,他与以往不同的行为还是引起了李秀的注意。有一天,李秀偷偷地跟着他进了医院,一看,原来他在侍候病人,奇怪地问出了什么事。何成明支吾了半天,说自己年纪大了,扛包的活干不了多久,所以有人介绍他来这里,一天能有五十块钱。李秀一听,乐了,还问他有没有别的病人也需要人侍候,她也想来。何成明吓了一跳,赶紧直摇头。
  
  李秀走后,在病床上躺着的许强说道:“你为什么要骗她呢?”
  
  “女人家,有点事就睡不着的,要知道了真相,她只怕要疯掉了。”何成明看了看时间,“对不起了,我得先走了,晚上再过来。”何成明出了门,就直接往火车站走。能骗老婆一时,骗不了一世,女人家嘛,只有看到钱才能高兴,一天要挣不到五十块钱,她肯定会怀疑的。
  
  一直忙到晚上,何成明回了家,把今天赚的钱交给李秀,然后用保温瓶盛了些饭菜放在一边,再自己吃了起来。李秀奇怪地问道:“怎么照顾病人,还要你这个陪护的供饭?”
  
  “咳,他家人这几天出差了。别可惜这几碗饭,日后说不定有百倍补偿呢。”
  
  四、好狠的贼
  
  殴打许强的那几个歹徒因为都蒙着脸的,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线索欢迎55555333.cc。王全义仔细分析这案子,当时,虽然入夜了,但路上行人并不少,歹徒为何会单单挑选许强动手呢?而在这之前,本市都没发生过这样的案子,由此可以推断,歹徒似乎是有预谋的,就是针对许强的。可是,许强刚回国不久,根本就没有跟人结下什么怨仇

编辑推荐:
>>> 但将战袍挂前厅
>>> 沉默会使自己变得更强大
>>> 三天离婚期限
>>> 温柔,女性独有的武器
>>> 青春进行时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谁说我们不差钱

    这天,在外打工的阿P接到老婆秀兰的电话,在电话里秀兰着急地说:“阿P,你怎么就寄这么一点点钱回家啊?孩子上学、我种田、爸的气管炎,你那点钱不够塞牙缝啊!”阿P听了忍不住仰天长叹!说起来都怪那黑心的老板,动不动就拿什么美国次贷危机吓唬人,还说生意越来越难做,能留住大伙的饭碗已算格外开恩了,最后就是把大伙的工资拼命往下压,谁要是嘬个牙花儿,他就虎着脸要辞退谁。大伙是敢怒不敢言,可阿P怎么也想不明白,咱

  • 阿P,是谁掉了尼龙袜

    拾金不昧的阿P,这回尴尬了——这段时间,阿P在农技局打工。由于超额完成任务,农技局的领导不仅表扬了他这位临时工,还奖励了他1000元钱。阿P将其中的800元给母亲寄去,还剩200元,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这天,阿P来到一家名叫“喜临门”的饭店。店名蛮好听,实际上是家很大众化的中低档饭馆。阿P先点了一份尖椒牛柳,本想再点一份葱焖鲫鱼,但想想已经有肉了,再吃鱼有点奢侈,于是改点了一份比较便宜的麻婆豆腐

  • 阿P当市长

    阿P投资煤矿发了家,摇身一变,成了县城里数得着的富人。有了钱,阿P也想享受一下生活,于是和小兰报名参加了一个旅游团,夫妻俩踏上了前往欧洲的旅程。这天,旅游团来到一个法属群岛,导游告诉大家,这个岛上的阿桑蓝市因为财政赤字,出台了一项规定,只要交十万元就可以做一天市长。世上还有这种规定?阿P一下子动心了:自己还没尝过当官的滋味呢,尤其是市长这样的高层领导!他赶紧和小兰商量:“要不咱报名吧,我当了市长,

  • 阿P买桃

    阿P那家公司的老板卷款跑了,债主们封堵了公司的大门,阿P失业了。一天,阿P的小区来了个卖桃子的,在阿P家不远的地方吆喝着卖桃。他的桃子又大又好,要四块钱一斤。小兰看见人家买桃嘴馋了,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就给了阿P二十块钱,让他去买五斤。阿P本来懒得去,可是他突然灵机一动:自己家住一楼,又有个小后院,何不利用起来批发些水果来卖呢?他抱着取经的念头,接过钱兴奋地去了。阿P到了卖桃的跟前,发现桃子只剩下最

  • 阿P的疑心病

    阿P的儿子小P今年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打拼,这孩子什么都好,只有一个毛病,就是太贪杯,阿P和小兰为此没少操心。就在上个月,小P在酒桌上跟人拼酒,硬是喝到胃出血,被送进医院急救,才捡回一条小命。这下阿P真急了,他就小P这一个儿子,小P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不是吹几声口哨能解决的。阿P想来想去,决定亲自去上海一趟,和小P住到一起,监督他戒酒。很快,阿P到了上海。小P得知父亲的来意后,言辞恳切地表示

  • 阿P盖厕所

    最近,阿P回老家发展,被选举当上了村主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阿P的老家就是这样一个小山村,它夹在山坳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虽然离县城直线距离只有90公里,走起盘山道却远远超过了200公里。村里住着80多户人家,背靠大山,门前有河,脚下还有条曲折蜿蜒的省道,一眼望不到边。虽然省道上车流滚滚,本村男女却依旧家徒四壁。阿P当上村主任的第一个晚上,愁得一夜没合眼,搅得老婆小兰也没法睡觉:“当个芝麻粒大的

  • 白吃那点事儿

    带人去白吃好吃懒做的刘大嘴有一样特别的本事,别看他兜里没几个大子儿,可人家三天两头就能下回馆子,而且去的还都是豪华大酒店,吃的都是山珍海味。这不,这天,刘大嘴又衣冠楚楚地出了门,说要去赴宴。不想刚出门,就碰上了酒友阿P,阿P听说刘大嘴要去赴宴,馋得“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说刘哥,带我去开开荤怎么样?刘大嘴说肯定不行,人家请的是我,带你去算怎么一回事呢?阿P涎着脸,说刘哥你不是有面子吗,你带上我,别

  • 阿P治噪音

    这二胡吧,拉得好,听来是享受;拉得不好,听来就是要命的噪音!这回,阿P偏偏遇上个二胡拉得老“臭”的新邻居……这天,阿P出差回来,本想好好睡一觉,却被一阵“鸡叫”声吵醒,仔细一听,哪是什么鸡叫声,分明是楼下有人拉二胡!这时,有人敲门,阿P开门一看,是邻居毛豆,毛豆一见阿P,满腹委屈,差一点要哭出来了:“P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这些天,楼下101室新搬来一人,这混蛋折腾人啊……”原来,101室的住户

  • 一元微拍

    这天,阿P刚到单位,发现同事小张又穿了一双崭新的耐克鞋,还是国内没有的款式。最近小张身上添置了不少“名牌”行头,整个人都光鲜了起来。小张跟阿P一样,只是个上班族,每个月也就几千块死工资,以前省得挤牙膏似的,怎么一下子变得像个阔少爷?阿P不由调侃道:“哥们,最近发财啦?”“发财?”小张苦笑了一声,“穷打工的,发什么财啊,要是发财就好喽,我还来上什么班啊!”阿P表示不相信,指指小张脚上的鞋。小张“嘘”

  • 阿P交狗运

    小狗上门今天阿P交了好运,得了一千块钱的奖金。回家路上阿P一合计,把钱掖进了袜筒,打算留作私房钱。这时候正好路过一家名叫“吉祥三宝”的烧鸡店,阿P的口水就流了下来,不知不觉拐了进去。出来时,阿P手上就多了一个塑料袋,隔着袋子,一只烧鸡红亮惹眼,一缕缕的香气从袋子口冒出来。进了家门,阿P一边换鞋一边高叫:“亲爱的,我回来了。”小兰从厨房往外一探头,猛喝一声:“滚,滚出去!”说完,提着菜刀杀气腾腾地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