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母亲的周末大餐

2018-08-28 00:06:17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个厨房绝容不下两个女人”,这是母亲一直以来笃信的生活信条5.5.5.5.5.3.3.3.c.c
  
  “妈妈又打电话来了”,哥哥在电话的那头嘟哝说,“她让我们周日尽早赶过去”。
  
  我已经习惯这样的通知了。每当周末临近,兄弟姐妹中总有一个会及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盛情邀请我们在周日那天去她住处共进午餐。“你们可不能来得太早哦!”电话中可以听得出母亲用6天时间积蓄起来的兴奋,“我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的确,每周母亲都发生着细小的变化——她正一天天衰老下去。母亲已经80岁了,看上去似风中残烛,却始终固执地拒绝别人的帮助。最近她经常忘记打扫屋里的一些角落;还有,在过去的一年里,她接连两次意外跌倒原文www.55555333.cc。虽然如此,母亲仍然不肯离开居住多年的老屋。每个家人都曾委婉地跟她探讨过一个老人单独居住在郊区如何危险,可最后都没什么结果。
  
  母亲认为,周末之约是她帮我们缓解工作和生活压力惟一能做的事情。于是,数年前,母亲在家中老式饭桌旁宣布了她的伟大决定——周末全体家庭成员都到她那里聚餐。
  
  “哈哈,周末大餐。”天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激情,就餐前她总会自言自语地说,“肯定会是令人难忘的一餐!”
  
  是的,是应该难忘。但是时间久了,我们难免有些敷衍情绪5.5.5.5.5.3.3.3.c.c。这次母亲又做了炸鸡块——由于火候控制得不好,有些部位明显焦糊了。母亲不断地向我的盘子里舀着肉汁豌豆——那是她最拿手的菜肴——然后胡乱地添些腊肉、胡椒粉和白糖在我的碟子里。
  
  望着豌豆,我突然记起来,母亲现在不让我们再往她那里买带壳的豌豆了。尽管我们仍拥有享受豌豆美食的权利,但母亲显然已对亲手剥豌豆感到力不从心。熟悉的豌豆让我的思绪飘回了童年。那时候,为了准备一顿美餐,兄弟姐妹要团团围坐在母亲身边,一起剥豌豆。我还记得剥好的豌豆在母亲摊开的围裙上快速堆起时的快乐,豌豆壳像小山一样放置在铺展于地板上的废旧报纸上,收音机里欢快的伦巴舞曲鼓励着我们忘我劳作……
  
  “凯瑟琳,来一块儿吧!”当我放下手中的罐装饮料,母亲适时地递过一块煎面包来自www.55555333.cc。里面当然少不了“对健康有严重危害”的大块黄油。要不是照顾母亲的情绪,我绝对不会让杰克——我的儿子和我一起吃如此“危险”的食品。此刻,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咀嚼盘子里的各种食物。
  
  午餐最后上来的总是甜点。母亲端上来一块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椰子蛋糕,那是她精心烤制的得意之作。不能不提到的是,蛋糕里面藏着镍币。最近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法,她开始坚信从蛋糕中吃到镍币的家人在生活中也会好运连连来源55555333.cc。但这一次例外,所有人在尝了第一口蛋糕之后,就都停了下来。“妈妈,蛋糕怎么有一股肥皂味儿?”当把塞满口中的蛋糕悉数吐在面前的盘子里后,儿子杰克小心翼翼地问我。
  
  母亲迟疑了一下,先是说绝不可能。继而像是想起了什么,静静地站起身向厨房的水池走去。在那里,她看见了水池中尚未去壳的椰子和水龙头旁边原先装着象牙香皂,现在却空无一物的肥皂盒。
  
  我们尽量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希望能把这当作聚会中的一个小插曲。但是母亲显然很难摆脱因出错而产生的失落感5 5 5 5 5 3 3 3 c c。整个下午,她都在我们面前反复提起那块椰子蛋糕。
  
  但真正感到失落的是我们:那个下午,大家因为“肥皂事件”而没有吃到母亲亲手埋下的那枚意味着祝福的镍币。  

编辑推荐:
>>> 张一山:我只想做好演员,没必要长得帅
>>> 杂议
>>> 春风吹又生
>>> 裁员专家被裁员
>>> 雷军的毕业最后一课: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巴彼家的老门铃

    巴彼是个相貌十分讨人喜欢的老头子,已经变得灰白的头发总是梳理得一丝不苟。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尽管岁月已经把它们打磨成了暗淡的蓝灰色,但瞳孔里依然散发着一股深深的暖意。尽管巴彼的脸已经完全耷拉下来了,但只要一笑,脸上的皱纹不但会跟着变得柔和起来,还挂满了笑容。巴彼的口哨吹得棒极了。每天早上,他都会一边快乐地吹着口哨,一边给他的当铺弹灰、扫地。当然,快乐的巴彼内心里也有一个隐痛,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他的

  • 心之王者

    数日前,两个年轻学生来我家拜访。不巧彼时我身体不适,正卧床休息,便和他们说好只奉陪一小段时间。二人彬彬有礼,举止得体,迅速谈完要事便打道回府。所谓要事,是指请我给一份报纸写篇随笔。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十六七岁的纯朴少年,不承想二人均已年过弱冠。近来,我越发看不准人的年龄了。无论是十五岁、三十岁、四十岁,抑或五十岁,人们都为同样的事愤怒,为同样的事欢笑、振奋;同样狡猾,同样软弱、卑微。若只端详人们的

  • 静水深流

    我认识一个人,他十九岁时深愛过在三个月里深爱过一个女人,但那是一种不可能的爱,一种一日天堂十日地狱的爱。从此他浪迹天涯,在所到之处待上几个月没有再爱过别的女人,因为她们最多也只是可爱、可能爱的;他不再有痛苦或烦恼,因为没有痛苦或烦恼及得上他的地狱的十分之一,他也不再有幸福或欢乐,追求或成就,因为没有什么及得上他的天堂的十分之一,唯有一片持续而低沉的悲伤在他生命底下延伸,像静水深流。他觉得他这一生只

  • 肉身与灵魂

    永远令我惊奇不已的,是这具靠脊柱支撑的肉体,这个通过咽喉与头相连并且在两侧有对称的四肢的躯干,它包含甚至可能制造某种精神,它利用我的眼睛来看,利用我的动作来触摸……我了解它的局限,我也知道它没有足够的时间走得更远,就算它有时间,也没有力量。但是它存在着,此时此刻,它就是存在着的他。我知道它会犯错,会迷失,往往会错误地理解世界给予它的教训,但是我知道它自身有着某种东西,可以认识甚至修正自己的错误。在

  • 大家都在这个世界上

    我十三岁、妹妹十岁那年的暑假,我们两人去山梨旅行。舅舅在山梨一所大学的研究所工作,我们去他那里玩。那是第一次没有大人陪伴的旅行。当时妹妹身体情况比较正常,父母准许我们自己出行。舅舅还年轻,独身(至今仍独身)。记得当时他刚三十岁。他研究(至今仍研究)遗传因子,沉默寡言,多少有些遗世独立,但为人坦诚,性格直率。而且他是热心的读书人,所知事情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他尤其喜欢在山里行走。我们两个都很喜欢这个

  • 天外财富

    雨,从天外飘来。我打着一把伞,走在一条寂静的小路上。走着走着,发现路边站着个小姑娘,正淋着雨水。“快进来!”我扬了一下伞,向她喊道。女孩飞快地跑到我的伞下,她也许有12岁,胖胖的,但是很美丽。她用小手拉着我的胳膊,缓缓地与我同行。“你是往前走吗?”我问她。“嗯,哪儿都行。”她随口而答。“去做什么?”“去找一个人。不,不找了,我已经找到了。”女孩声音含着快慰。“他在哪儿?”“就是你。”她扬头告诉我。

  • 心灵碎片

    我从云端远远地看你,你的容颜如此美丽/我从云端跑下来看你,我被严重摔伤。——恋爱是一次冒险,结果是否完美无法预知。我们的家是筑在高高树枝上的鸟巢。每一阵风过,它都可能会坠落、破裂。——没有危机感,爱情很容易油尽灯枯。我站在路边等公共汽车,车来了——113,所有的单数简单生硬地拼凑在一起,没有了寂寞,却更加孤独。——爱情不是单纯的男+女,和谐的爱情需要相互抚慰。黄昏来时/我发现/自己浸在一杯酒中/听

  • 紫色的菊花

    当时我在新泽西州,庞姆特湖的圣玛丽教堂教书。10月份,在一次宗教课上,我向我班上8岁的学生宣布了我的计划:“我希望所有的同学能在学校附近做些额外的工作,挣些钱。”我说,“然后用这些钱买些感恩节晚餐用的食品,送给那些可能连顿像样的晚餐都吃不上的人。”我想让孩子们自己去体验书上所讲的:给与比接受更能使人愉快。并想让他们明白,信仰可不光是知道和讲说一些悦耳动听的美妙思想言词,更重要的是人们应该做些什么,

  • 生命在于永不放弃

    有一个老人,今年刚好一百岁了,不仅功成名就,子孙满堂,而且身体硬朗,耳聪目明。在他百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的子孙济济一堂,热热闹闹地为他祝寿。在祝寿进行中,他的一个孙子问:“爷爷,您这一辈子中,在那么多领域做了那么多的成绩,您最得意的是哪一件呢?”老人想了想说:“是我做的下一件事情。”另一个孙子问:“那么,您最高兴的一天是哪一天呢?”老人回答:“是明天,明天我就要着手新的工作,这对于我来说是最高兴的事

  • 独坐窗前

    独坐窗前是一种悠闲,仰望深邃的天空,让被太多琐碎占据得满满的心境空灵起来,看叶落,听雨声,寻求一份与自然共融的宁静。独坐窗前是一份想念,幽幽的,不为人知,那曾经鲜明生明的日子以及真诚熟悉的面孔,仿佛近得清晰可辨,用了一颗最平静无邪的心,一再欣赏和感受生命中最难以忘怀的瞬间,欣喜也好,难过也罢,已全部化作一种体验了。在五光十色的社会中迎面而来的是什么各种各样的诱惑!有物欲的,也有精神的,当你拼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