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卧底歌手

2019-01-18 23:41:24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5 5 5 5 5 3 3 3 c c。特殊任务

  梁晓是一名酒吧驻唱歌手,为了谋生,他不得不去模仿各路歌星。久而久之,他能将别人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几乎到了难辨真假的地步。

  这天晚上,梁晓在台上化身为一位摇滚巨星,用慷慨激昂的歌声引爆了全场,得到了台下观众的疯狂应和,但梁晓注意到,台下有个年轻女孩,始终安静地坐着,在变幻不定的灯光下,她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拘谨,显然是不太适应夜场的氛围。

  一首温情脉脉的情歌响起了,梁晓对着那个女孩吹了声口哨、抛了个飞吻,在夜场中,这是最常见不过的交流方式,换了别的女孩,早就以热情的尖叫回应了,哪知那个女孩却像是受到了调戏,“噌”地站起身,狠狠瞪视着他。就在这时,从女孩身边站起一个中年男人,用眼神示意她冷静,女孩这才乖乖地坐了下来。

  几首歌唱完,梁晓刚从台上下来,就被那个中年男人拦住了。中年男人将梁晓带到一间会客室,把门关好后,向梁晓伸出手去:“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正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任职,她叫苏凝,是一名缉毒警察。”

  梁晓一边和方正严握手,一边满不在乎地说:“我可是守法良民,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梁曉这副腔调又惹来了苏凝的反感,她气不打一处来地对方正严说:“方队,你觉得这种人能行吗?我们还是趁早回去吧。”

  方正严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梁晓,微微叹了口气:“到底是双胞胎兄弟,你和梁晖长得太像了,外人很难看出区别,但你的性格、神情、言谈和举止,又与梁晖判若两人,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推荐www.55555333.cc。”

  梁晓耸了耸肩说道:“我早就猜出是我哥让你们来的,他教训我没教训够,还要找人来给我上课?不就比我早两分钟出生,整天摆出一副长兄的架势教训我,什么不务正业、不思进取啦,见一次说一次,你们说烦不烦?”

  方正严突然打断了他,冷冷地说出一句话:“他永远都不会再烦你了!”

  梁晓愣住了,缓缓站起身:“你说什么?”

  方正严表情肃然,语气沉痛:“梁晖同志,已经英勇牺牲了!”

  梁晓整个人顿时呆住了,似乎变成了木雕泥塑。他用手掌捂住脸,却捂不住滚滚而下的泪水。良久,梁晓放下手掌,擦干眼泪,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方正严说道:“三天之前,我接到了梁晖用手机打来的电话,当时还有点奇怪,他受组织秘密委派,打入贩毒集团内部做卧底,按规定是不能随便跟外界联系的。不过接了电话我就明白了,梁晖当时已经处在弥留之际,他在执行贩毒集团的任务时,遭到了杀手伏击,虽然拼尽全力干掉了杀手,但自己也身受重伤,在生命垂危之际,他在电话里对我交代了一件事……”

  方正严顿了一下,加重语气说道:“他要你接替他,去完成卧底任务!”

  梁晓吃惊地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方正严叹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梁晖还在牵挂着这次任务,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他打入这个团伙内部有多难,他这个卧底的角色有多重要,我们的计划是顺着这个点,牵出那条线,揪出整张贩毒网。他当然不愿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看着整个计划功亏一篑,所以才想到了让你去接替他……”

  梁晓问道:“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我哥被杀难道不是因为卧底身份暴露了吗?既然已经暴露了,还怎么去接替他?”

  方正严说道:“如果是身份被识破了,贩毒团伙肯定会公开揭露和处决他,以儆效尤,绝不会采取暗杀的方式。根据我们的分析和判断,梁晖遭遇杀手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受到重用,被团伙内部的对手暗算了!”

  梁晓低头不语,不知在想什么。方正严一边察颜观色,一边继续往下说:“梁晖的临终之言,我们有义务转达给你,但警方不会勉强你接受这项任务,事实上我们也有颇多顾虑。简单点说吧,这项任务难度太大了,你没有任何相关经验,而且和梁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你要面对双重的挑战和危险,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梁晓抬起头,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明白,但我还是决定,接受这项任务!”

  方正严盯着他说道:“你能告诉我接受的原因吗?”

  梁晓表情很平静,声音却微微颤抖:“他是最喜欢训我的人,却也是最关心我的人恩吧文学网。他老嫌我没出息,却在临死之前,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我要让九泉之下的他说一句:兄弟,你没让我失望,你比我想象得还行……”

  方正严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只说了三个字:“好样的!”

  2。冤家搭档

  再见到方正严时,梁晓已经剪去满头长发,理成了梁晖那种平头,还特意在烈日下暴晒了数日,让自己的肤色也更接近常年在外的哥哥。方正严打量着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我给你安排了一名警察助手,协助你完成卧底任务,你们的关系是一对情侣,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减轻贩毒团伙的疑心。”

  方正严说着,伸手一指身旁的苏凝,梁晓一听就咧开了嘴:“有没有搞错?让她当我女朋友?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苏凝立刻反唇相讥:“是你搞错了,不是当你女朋友,是扮你女朋友!要不是出于工作需要,我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方正严沉下脸,训斥苏凝:“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这是在虎穴狼窝中的生死博弈,失败了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回来!这次任务能否顺利完成,很大程度取决于你们两个的配合,梁晓不懂,你也不懂?你是第一天干警察?”

  方正严将目光转向梁晓时,语气便温和了很多:“既然决定了要接下这项任务,就尽量不要意气用事,这个方案是队里全盘考量过的,如果你带一个男警察同去,肯定过不了关,小苏是队里最出色的女警,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梁晓和苏凝对视一眼,虽然都不再说什么,但目光中的抵触之意,还是再明显不过的。

  在接受了一周特训后,梁晓踏上了这次充满风险的卧底之旅。他和苏凝一路同行,苏凝始终对他不理不睬,梁晓瞟了苏凝一眼说:“美女,咱俩这种状态不行啊,到时候想装情侣,恐怕都装不像,不如预热一下,先聊会儿?”

  苏凝有些无奈地说:“好吧!你现在的身份是梁晖,贩毒集团的骨干,一定要搞清楚自己跟这个团伙其他重要成员的关系,哪怕一个称呼错了,都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老龟和鳄鱼,是这个团伙的两大头目,而随着你越来越受重用,你和他们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在处理跟你的关系上,两人的方式也截然不同,老龟对你加倍笼络,一心把你引为己用;而鳄鱼则和你势如水火,我们甚至怀疑就是他雇的杀手……”

  梁晓苦笑了一下:“你就跟我聊这个啊?”

  苏凝没理他,继续往下说:“老龟和鳄鱼的地位虽然举足轻重,但这个贩毒团伙的真正首领,是那个外号叫船长的神秘人物。他隐居幕后操纵一切,从来不露出庐山真面目,这位船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来自55555333.cc。可以这么说,他就是我们一直想揪出的那根线头,也是我们这次卧底计划的终极目标。”

  梁晓耸了耸肩膀,问道:“还有吗?”

  苏凝说道:“有一个外号叫蛇王的老人,值得我们特别关注,这个人长年以捕蛇为生,对中缅边境的地形地貌、高山密林,像对自己的掌纹一样熟悉,有活地图之称,他是被贩毒集团强掳入伙的,一开始抵死不从,后来被强制染上毒瘾,只能任由摆布了,但这个人跟贩毒集团很可能不是一条心,也许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

  看到梁晓一副懒洋洋的表情,苏凝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都是你哥用生命换来的重要信息,你就这么不屑一听吗?”

  梁晓叹了口气说:“这些信息当然重要,但方队早就跟我交代过了,用得着你拎着我耳朵再说一遍吗?”

  苏凝冷冷说道:“就你这德性,我还真是不放心。”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往前走,脚下的道路越来越荒僻,两侧的树木越来越茂密,按照边防总队掌握的情况,这一带已经是那个贩毒集团的活动范围了。

  这时,前面突然蹿出一伙人,为首者恶声恶气地叫道:“哟,这不是梁老弟吗?你还活着啊?”

  苏凝紧挨着梁晓,低低说了两个字:“鳄鱼!”

  鳄鱼四十多岁年纪,长得凶相毕露,两只铜铃眼,满口大龅牙,还真像一条丑陋的鳄鱼,他挤眉弄眼地说道:“梁老弟,你怎么还带回个娘儿们?是送给哥的见面礼吗?”

  想到这家伙很可能就是害死自己哥哥的元凶,梁晓就恨得牙根痒痒,他知道哥哥和鳄鱼一向不睦,因此也毫不客气:“鳄鱼,你放尊重点,这是我女朋友。”

  鳄鱼口中啧啧作声,上下打量着梁晓:“行啊,小子,以前好歹叫我一声鱼哥,现在敢直呼其名了!”

  没想到第一声称呼就叫错了,梁晓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朋友妻,不可欺,就冲你对我女朋友的轻薄态度,你配让我叫一声哥吗?”

  鳄鱼被激怒了,瞪着铜铃眼说道:“小子,别以为你身手了得,我就怕了你,我手下打不过你,是他们没出息,我刚请了个高手,打黑拳出身,从来没遇过对手,今天就让你尝尝他的厉害!”

  一个壮汉应声出列,挑衅地冲梁晓展示着臂弯上的肌肉,只听鳄鱼得意洋洋的聲音传来:“这位高手叫吴威,我把他高价请来,就是为了对付你的,只要把你打趴下,花多少钱我也愿意!”

  梁晓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那个叫吴威的壮汉已经朝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梁晓背上冷汗涔涔,他没想到自己刚入敌巢,便遇到了无法应付的局面,他根本没学过功夫,怎么跟人家交手?被打趴下是小事,原形毕露才是要命的。这可怎么办?

  3。危机四伏

  就在梁晓快要绝望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衣角被揪了一下,回过头去,只见苏凝向他递了个眼色,梁晓迟疑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尽管他不相信苏凝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能战胜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但他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抱定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吴威抡拳欲砸,梁晓抬手喝止:“且慢!”

  只听鳄鱼怪腔怪调地说道:“怎么?怕了?你只要跪下磕一百个响头,今天就放你一马!”

  梁晓冷笑一声:“怕?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一个怕字,不过想跟我交手,也得看他配不配!我教过我女朋友几招,虽然只是花拳绣腿,恐怕也够这个莽汉喝几壶的,先让他们过几招试试吧!”

  这不是明摆着小瞧人吗?吴威盛怒之下暴喝一声,朝着梁晓扑过来,但苏凝已从侧面出击,抬腿直踢他的腰眼来自www.55555333.cc

  梁晓一开始还有点担心,生怕苏凝抗不住吴威的三招两式,但他看了一会儿,心里越来越踏实。苏凝显然是有真功夫的,她避敌锋芒,攻敌弱点,和吴威斗了个难分难解,虽然短时间内决不出胜负,但在旁观众人看来,吴威连苏凝都拿不下,比梁晓岂不是差太远了吗?再看鳄鱼的表情,整张脸都是铁青的。

  就在这时,从远处又走过来一帮人,为首者边走边喊:“快住手,都是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那是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看上去很有威望,在场者争先恐后跟他打着招呼,纷纷叫着龟哥,苏凝也借这个机会停手罢斗。

  梁晓打量着这个男人,心想,看来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老龟了。瞧他那肥胖的体形、细长的脖颈,再加上光溜溜的脑壳,还真像一只修炼成精的乌龟。

  老龟看到梁晓后,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亲热地将双手搭在他肩上,说道:“老弟,你这一去就没了消息,可把老哥哥我担心坏了啊!”

  梁晓逢场作戏,握住他的臂膀,说道:“谢谢龟哥挂怀,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过我也看出来了,有人好像不欢迎我。”

  老龟转头看着鳄鱼,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梁兄弟刚回来,你就要先给他个下马威,这样不好吧?”

  鳄鱼显然不吃这一套,他撇着嘴说:“这小子一声招呼都不打,无缘无故失踪了这么久,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你不担心我还担心呢!我早就怀疑这小子来路不正,是条子的卧底!”

  老龟淡淡说道:“梁兄弟忠诚不忠诚、可靠不可靠,自有船长法眼鉴别,什么时候轮到你越俎代庖了?你是不是觉得谁都没你高明,船长他老人家的位置也该让给你坐了?”

  鳄鱼又急又怒,似乎还有几分害怕,争辩道:“你想挑拨我跟船长的关系?没门!我对他老人家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梁晓心下暗自称奇,这位船长手段该有多厉害,才能让这条凶悍的鳄鱼闻之色变,看来还真是应了一物降一物那句话。

  鳄鱼悻悻离开之后,梁晓和老龟并肩而行,边走边交谈,老龟问道:“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突然销声匿迹?”

  梁晓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那次我独自执行任务,不料中途突生变故,遭遇生平未遇的危险,差点把这条小命丢了……”

  老龟表情凝重,声音沉缓:“你执行的任务,除了船长、鳄鱼和我,底下人是不会知情的。派出杀手的人,除了鳄鱼,还会有谁?唉!怪只怪老弟你崛起的速度太快,威胁到了他的位置原文www.55555333.cc。”

系统推荐:
>>> 拙处力行
>>> 与困难掰腕子
>>> 命运只给你一个柠檬
>>> 谁在那场大雨中泪流满面
>>> 《阿凡达》的职场经

第一页123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一份快餐三千元

    阿P是个司机。这天正值寒冬腊月,他开车回公司,看到一个眼熟的女清洁工,穿得很是单薄,瑟瑟发抖地啃着一块冻得硬邦邦的馒头。这个清洁工大概五十多岁,看上去家境很不好。这时,阿P看到路边有家小吃店,他灵机一动,下车跑进小吃店点了份热气腾腾的快餐,给清洁工送了过去:“阿姨,别啃冷馒头了,我给你买了份快餐,趁热吃吧。”清洁工愣了一下,连连感激阿P。几天后,阿P开车送老板去办事,可没开

  • 阿P唬鱼

    在东北一些地方,有一种捕鱼的工具,叫“唬子”,形状像网箩……这天是周日,阿P闲来无事,就去江边溜达。沿江一路走下去,阿P发现捕鱼的人很多,有钓鱼的,有撒网的,还有唬鱼的。阿P逐一看过去,顿时乐了,那个唬鱼的傻大个姿势笨拙,甩不远不说,抛出去的唬子还没落水就翻个了,他也不管,照样让唬子沉下水,没多一会儿就收绳子,拽唬子上岸,里面一条鱼也没有!这哪成啊?阿P急得手直痒,网上一句

  • 阿P巧求字

    阿P手头积攒了一笔钱,寻思着拿这笔钱干点什么,刚好老家大洪山村盛产辣椒,他就因地制宜,开了一家制作腌辣椒的手工作坊,并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红太阳辣椒加工厂”,希望工厂像红太阳一样,蒸蒸日上。名字响当当的,好马配好鞍,招牌上的字当然也不能逊色,得用名家墨宝。名家有现成的,几年前,书法泰斗李金高老先生就回到了老家大洪山村养老。这天,阿P拎着土特产兴高采烈地来到李

  • 阿P讨礼物

    这天一大早,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一时之间,阿P心里暖暖的。小兰瞄了阿P一眼,说:“阿P,今天生日打算咋过?”阿P满不在乎地说:“简单点吧,下班时我买个蛋糕,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让同事知道,还不是像往年一样,虽然拿点小礼物,却狠宰了我一顿,得不偿失啊!&rd

  • 一双运动鞋

    一天,阿P和小兰带着小P乘车回家,小P一人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上玩,阿P和小兰也不多管他。半道上,阿P突然发现,刚买的一双运动鞋只剩一只了。小兰埋怨说:“叫你放好了,你偏让儿子拿着玩,肯定是小P从窗口扔出去了,那可是五百元钱买的呀,多让人心疼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你说咋找?”阿P摸摸脑袋,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段话,塞进鞋里,忽地往窗外丢出去。小兰又气又疑惑:

  • 阿P也想当群管

    阿P开了家馒头店,这天他看电视,见新闻里一位领导到社区慰问环卫工人,特意给他们准备了爱心馒头,大伙别提多感动了!阿P瞧了,眼珠一转,心想,当领导的都带头送馒头了,我阿P怎能不表示表示?而且,搞不好我馒头店的名气还能一炮打响呢!说干就干,这以后,阿P每天早上都给附近的环卫工人免费提供爱心馒头。馒头店的生意还真的越来越好了,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这样一来,儿子小P的学习实在是顾不上了。小P今年上小学三年

  • 阿P智斗假币

    这天,阿P突然发现自己不知啥时得了一张假币,他一下子坐立不安起来:我阿P一世精明,凭啥当这个冤大头?不行,得想法子把它花出去。在这之后,只要有花钱的机会,他都条件反射般地想到口袋里的假币。可是大商场大超市有验钞机,很难出手;小摊贩那里相对容易些,但人家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阿P于心不忍。一晃一个月过去了,这张假币仍然稳稳当当地留在自己手里,阿P都快绝望了。一个周末,阿P路过剧场,只见大幅的标语分外醒

  • 不和老王当邻居

    阿P喜欢看爱情小说,看多了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女人和邻居有染的桥段,这男人都是隔壁老王。阿P心想:这姓王的邻居咋都这么坏?幸亏他没和姓王的男人做邻居。阿P家住在一梯三户的公寓楼里,邻居一户姓马、一户姓张,都是二十多岁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三户人家平时也互相走动,邻里关系还不错。再说了,小兰虽然天生丽质,但毕竟三十多岁了,和两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儿比,简直黄脸婆一个,所以阿P对这两个男邻居特别放心

  • 游戏赢家

    小兰最近火气很大,动不动就朝阿P发脾气。这天,小兰把脏衣服往地上一扔,气愤地说:“阿P,你也上班,我也上班,凭什么我天天给你洗衣服?我要抗议!”阿P赶紧讨好地说:“亲爱的小兰啊,我不是天天买菜做饭吗?要是我再把洗衣包下来,我还算是个男人吗?万一传出去,还不让我那帮朋友笑掉大牙?”小兰把头一抬,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今天衣服还是我洗;输了,衣服就归你洗!”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一小盒饼

  • 阿P有龙袍

    喜得宝贝眼下全民收藏热,不少人玩起了老古董。阿P也玩,梦想有朝一日捡个大漏。为了维持爱好,阿P节衣缩食,几年下来也杂七杂八地收了点东西。谁知经过电视台收藏节目的专家一鉴定,其中几乎没有真品。看到辛苦钱打了水漂,妻子小兰气得回了娘家。老岳父听说了事情的原委,一个电话把阿P给叫上了门。岳父没有数落阿P,而是把小兰也叫过来,然后郑重其事地拿出一个包袱。包袱一打开,阿P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乖乖,这是一件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