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生活锦囊 > 正文

最好的衰老方式

2019-02-20 00:14:43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我和我的合伙人脱不花,有一个深刻的担心,就是担心自己将来认知能力衰退,变成了周围人眼里的傻瓜5_3_故_事_网。要命的是,这件事没有人会告诉我们。

  我们也经常看見一些前辈,变成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但是他自己浑然不觉来自www.55555333.cc。那怎么办呢?

  我们聊下来,唯一可能的办法就是:岁数越大,就越要谨守35故事的边界。

  人在20多岁,整天泡酒吧,这是张扬个性;30多岁要还这样,这就是过界了来自www.55555333.cc

  30多岁,干什么都自己逞能,这叫能干;40多岁,要是还没有意识去培养年轻人,这就是过界了。

  40多岁,多参加社交,这是迫不得已;50多岁,要是还不严格挑选社交场合,这就是过界了5_3_故_事_网

  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能力的衰退都是不可避免的。一边退守到该退守的位置,一边成就该成就的他人,也许这是最好的衰老方式原文www.55555333.cc

推荐信息:
>>> 蜗牛、蝙蝠和松明
>>> 接受,比理解更重要
>>> 手这张名片
>>> 犯了罪,可不是罪犯
>>> 给他一个机会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衡中记忆

    坐在北京金融街的办公室里,刘婧想了许久也难以说清,离开河北衡水中学近10年,她对这所学校究竟有着怎样的感情。衡中记忆最近一次被唤回,是因为这些天校友群里同学纷纷转发的一则消息:张文茂校长退休了。在这位校长执掌衡中的20多年,学校从初露锋芒一步步成长为闻名全国的神话级高中。前不久,衡水中学又以通过清华、北大自主招生初审的人数之多,引发热议。放眼河北,近些年全省的教育都被“衡水模式&rdq

  • 去东北读大学,35故事跟开了挂似的

    冬天在东北读大学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下面跟我一起来看看吧!东北室友,你值得拥有去东北读大学,厌学?不存在的。在东北,保证你能收获一帮原汁原味的东北室友,从此笑得合不拢嘴。室友是东北人是怎样一种体验?首先,每天听东北室友说话就像看小品似的,大学四年足够让你在东北话里来去自如。东北人大都性格开朗豪爽,比如九亿少女的梦——林更新。都说东北籍明星是娱乐圈中的泥石流,而林更新作为

  • 南极消防员

    MeganBranson是个美国女生,2007年高中毕业后,她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消防技能培训。培训期间她和小伙伴开玩笑,说将来可能就去当消防员了。小伙伴开玩笑说,行啊,去南极洲当消防员去!Megan听完真的心动了,于是决定试试这个大胆的想法。但是很快问题就来了:作为世界上最寒冷的冰雪大陆,南极洲会需要消防队吗?通过上网查询,Megan发现美国南极计划每年都会招募一队消防员,去南极洲的麦克默多基地工作

  • 我曾是校园霸凌者

    我承认,我曾是校园霸凌者。事情从哪里说起呢?我小时候,班里绝大多数都是北京孩子。有一位借读生,安徽人,家住在学校食堂旁边的小房子里。我和一帮同学经常欺负他。他不太机灵,说话有口音,面对老师的提问总是吞吞吐吐。而我那时候,好像还挺受老师待见的。那时候,班主任是一位年轻姑娘,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漂亮,脾气不小,吼起来能把我们吓哭。随便一位同学,不分男女,都可能因为一份通知单忘记给家长签字,或是没穿校

  • 生腐与保鲜

    我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懦夫。尤其是冬天,简直负能量爆棚。每天的清晨都是在无比阴郁的气氛中开始的。一天之中唯一的乐趣是饮食和睡眠。我有不少爱吃的东西,也不挑食,甚至连生的东西也能津津有味地吃下去。小时候还曾经因为吃青花鱼闹过肚子。人们都说青花鱼是“生腐”,過去似乎没有生食青花鱼的习惯,因为生食很容易引起食物中毒,甚至有人说青花鱼“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腐烂&rdquo

  • 我的美貌只有自己知道

    我小时候真的很瘦,是那种因为瘦会被嘲笑的人,十岁时拍的照片,眼睛瞪得大大的,脖子细而长,皮肤微黑,显得有些营养不良。发胖是从上了初中开始的,慢慢地我就像气球一样胖起来,再也没瘦过。毕业时我的朋友们经过四年大学的洗礼,都好像进了整容医院一样,进去时是一个冬瓜,出来都是一枝花。而我,我迟钝的审美细胞才开始发芽,才开始感觉到苗条的美感,才开始懂得从旁观的角度去审视女性躯干。刚动起要不要减肥的念头,接下来

  • 收藏青春,一生有你

    1989年9月我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建筑系,还是以当年我们市理科状元的身份。清华大学建筑系确实也是清华最好的系,在清华里面也是录取分最高的一个系。进到清华大学之前,我是不会弹吉他和唱歌的。那怎么就学会了呢?拿我师兄高晓松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清华女生少。我入学的第一天在食堂吃饭。我们去的那个食堂是十四食堂,结果去吃饭的时候进去一看,一个女生都没有。一问才知道,原来清华的男女比例就是7∶1,女生特别少。然后

  • 我永远属于未知

    从一座叫不出名字的山里出来,我记不清自己已走了多远多长的路了。我只觉得我应该继续走下去。我不愿对那已经消失在我记忆中的河流和山峦,有过多的留戀和动情的咏叹。我也不愿对自己脚下踩着的这块土地说:“我将在这里驻足,并营造我的全部生活。”我始终对未知的一切怀有期盼。尽管我已不再是天真的少年,但我每天都在心灵的阳台上放飞我烂漫的少年梦。我总有一种预感,明天的雨,一定比今天落得更美丽

  • 再向前一步,就是你要的彼岸

    1想起去年初春,我坐火车来北京,在东南五环一处郊野中立起的大楼里接受实习面试。整个面试从中午持续到下午,到我这儿,没用十分钟就结束了。出来的时候外面开始冷了,而我从内往外冒着燥热之气,转头问了接待员一句:让回去等通知是不是就是没戏了?他微笑如初,对我说:加油。走出大门,每走一步,我的心就往下沉一次,不甘就往出冒一分:就这样失败了吗?要这样无功而返吗?真的无能为力了吗?地铁就在路的斜对角,我却迟迟迈

  • 比时光更美好的人

    如果问我最讨厌的科目是什么,我一定会坚定地告诉你,是数学!如果问我最喜欢的任课老师是谁,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是数学老师。这真是一对极其矛盾的答案,同学们常说讨厌一个科目,一定也不喜欢教那科的老师,可我偏偏不是这样。数学老师姓严,但待人十分温和,是我们班公认的“男神”,他比我们大十几岁,戴一副黑框眼镜,最爱穿白衬衣,整个人看起来斯文有气质。严老师向来奉行“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