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谁的江湖

2019-05-25 23:48:47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5.5.5.5.5.3.3.3.c.c。死讯

  江峰得知黄金盟的少帮主蒋烈的死讯后,着实吃惊不已。

  江州知县告诉江峰,今天一早,他收到了从画舫送来的飞鸽传书,说是蒋烈死了。所以,他派江峰前去调查此案。

  江峰接到了命令后,便准备打马赶往事发地点,谁知知县却告诉他,这回用骑马不行,需要乘船。

  原来,在三天前,一艘巨型画舫开出了江州码头,准备顺流而下,进行一次长途旅行。这次旅行的发起者正是黄金盟的总帮主蒋可危。在当今江湖,蒋可危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他这次做东,请人打造了这艘巨型画舫,然后邀请青山、逐云、追月三个门派前来聚会。

  在外人眼中,这次聚会绝对不简单,但是他们到底在商议什么,也没人能够说出一二来。

  江峰赶到码头之后,找了最快的轻舟,追赶画舫。

  此刻,在画舫之上,蒋可危正为丧子一事而悲痛。蒋烈失踪的时候,蒋可危派了所有的人搜遍了整艘船,也没有发现儿子的下落。

  当即,他下令将船停下来,派了水性好的弟子,跳入江中寻找。

  最后,当儿子的尸体被呈上来的时候,蒋可危发现蒋烈的尸体上面全是斑斑血迹。他怀疑是有人谋杀了自己的儿子,便下令船上所有的人,没有命令不得离开,又命令帮众把守甲板的各个角落,防止有人逃走5_5_5_5_5_3_3_3_c_c

  转眼,青山帮的帮主胡青山率先发难,说虽然蒋可危为盟主,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将一大群人困在船上,实在是非常不合理,他准备率人乘坐小船离开。

  蒋可危当即大怒,命人将青山帮帮主胡青山拿下,众人一拥而上,却突然都不动了。原来,胡青山已经在众人身后布置了蜘蛛网一样密集的细线陷阱。

  冲得最快的几个黄金盟的帮众并不是停住了,而是已经死了。只见几个人瞬间变成了无数交错的肉块,鲜血四溅到周围人的身上和脸上,把众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就在人们以为胡青山可以轻松离开的时候,突然有几团飞旋着的物体击打到了“蜘蛛网”上,片刻之间,蜘蛛网就全部化开了。

  一个人走过去,轻轻一吹,蜘蛛网便瞬间断裂了,那人三两步便追上了胡青山,一拍他的肩膀,胡青山感觉到后面有人追过来,也不慌忙,身体侧移,轻松地躲了过去。

  那人又接连几团黏液飞出,胡青山往后弹跳一步,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编织着蜘蛛网,然后整个人挂在蜘蛛网上爬行,躲开了正常情况下绝对躲不开的黏液攻击,接着便借用蜘蛛网作为弹床,将自己弹射出来,冲向那人。

  那人见再斗下去,也是无果,这才做了一个休止的动作,说:“胡掌门,这件事如果真的与您无关,您又何必急着要走呢?”

  胡青山一副不屑模样,说道:“乌逐云,你这一副谄媚模样,真令我作呕!”

  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逐云派的掌门乌逐云。

  2。嫌疑人

  这个时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追月派掌门也走了出来,冲着两人阴冷地笑了一下。

  胡青山对追月派掌门李追月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刚才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想等我们两人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你上来好偷袭,然后坐享渔人之利吧。”

  见被两人识破,李追月悄悄地将掌心的阴寒之气收拢,慢慢平复了语调说:“没有的事,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

  “够了!”这个时候,蒋可危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明白,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这胡青山,幼年家贫,经常与毒虫蜈蚣为伍,所以习得一身毒虫般狠毒的武功,最擅长用头发丝作为攻擊和防守的武器,能在眨眼之间,在几处支撑点下,制作出一张极其锋利的大网!据说,这些头发丝都是他让手下去搜集的,每月消耗巨大。

  而乌逐云最厉害的,要属他那一口唾液,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唾液,据说,他每天都要喝水很多,然后将身体中百分之七十的水分都调动起来,在消化道里进行复杂的加工提炼,然后储存在口腔内部的两个大囊当中,在与人过招时,随时用来形成唾液暗器,攻击敌人,杀伤力惊人,而且常人难以防备,据说还有腐蚀性……

  在所有事情中都属于冷漠中立派的李追月,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秃鹫,在任何纷争过程中都保持着旁观姿态,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爱好和平,与人为善,只要是有一方,或者两方都处于颓势,他便会伺机而动,寻找腐肉……

  这三派平时都明争暗斗,貌合神离,虽然三派名义上都尊蒋可危为盟主,实际上都各怀鬼胎5~5~5~5~5~3~3~3~c~c

  这次的儿子离奇身亡,蒋可危最先怀疑的,就是这三个人。

  蒋可危按动了一个机关,整个船舱瞬间发生了变化,无数木板进行了重新的移动组合,瞬间整个船舱就被封闭起来,三个派别的帮主都被升起的木墙给挡住,关进了三个小木牢房……

  这艘画舫在制造之初,蒋可危就为了防止有变,而留了一手,如今他正是利用了这个机关,将整个船舱进行了布局的变化!

  众人惊叹叫嚣之余,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因为他们发现,这木板不知用了什么材料,刀劈不烂,水火不进,出奇的结实!

  3。验尸

  一连过去了两天,蒋可危派了手下仔细地调查盘问,还是没有办法查出到底是谁杀死了儿子,就在他绝望之时,手下人报告,说有一艘小船,正在快速地赶来。

  因为船停在原地好几天,加上江峰的船是轻舟快船,借风势而动,所以很快就追赶上来。蒋可危一听说那人是捕快打扮,顿时就变了脸色,说:“不要让他上船,这是江湖之事,就算是查不出真相,也不要他这朝廷走狗来过问。”

  蒋可危下令扬帆启动,并将船上配制的火炮,全部装上炮弹,瞄准江峰的小船。

  转瞬之间,炮弹齐发,落到小船之上,不一会儿,小船就燃烧沉没了。

  就在蒋可危志得意满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正是江峰,江峰早就知道蒋可危不会友好地接他上船,于是在接近大船的时候,就已经下水了,偷偷地向大船游过来,他将一套捕快的官服绑在了一个木质支架上,伪装成了自己,骗过了众人。

  江峰抹了抹脸上的海水说:“蒋帮主,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插手你们帮派内部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想你一定是遇到了麻烦。”说完,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木质牢笼,发现三个帮主正一脸怒气地看着这边,心中顿时明白了事态的进展情况。

  蒋可危沉默片刻,道:“这事情可以请你帮忙调查,不过最后如果查出到底谁是凶手,那凶手一定要交给我!”

  江峰点点头,答应了。

  蒋可危给江峰分配了房间,然后让他换好衣服就过来,他会让人带他去了解案情的。

  侍女送来了新的干净衣物,江峰却摆摆手,将她打发了。

  江峰将衣服绑在头顶渡水而来,所以官服并没有湿,他擦干身体,换好官服就走了出来,这身官服是代表他的捕快身份,他绝对不会在办案的过程中脱下来来自55555333.cc。这身衣服对他来说,不只是几块布那么简单,而代表一种责任感。

  他刚走出自己的房间,就发现一个美丽妇人已经等在门口了。

  他仔细一看,发现妇人的脸上还是有些许皱纹,难掩岁月痕迹,妇人一开口,介绍自己,顿时把江峰给惊呆了。

  原来,这妇人是蒋可危的妻子,盼熙。

  盼熙也不是简单人物,家中也是世代习武的大家,在江湖上很有名望。据说,在蒋可危初出江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他和盼熙在街头偶遇,正巧有人准备去找盼熙麻烦,蒋可危立马上前营救,谁知自己技不如人,很快就被打得满街跑。就在他以为自己不保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救了,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盼熙。

  他当即就惊呆了,原来,盼熙不是被人找麻烦,而是准备去找那几个小混混的麻烦,那几个小混混知道打不过盼熙,见突然来个毛头小伙子,正好有气没处撒,所以就往死里追打蒋可危!

  因为这件事,两人结了缘。后来虽然也经历一些波折,不过好在两人真心相爱,所以突破了重重阻碍,喜结连理,在江湖上被传为一段佳话和传奇。

  此时看来,盼熙果然是天姿国色,虽然岁月流转,但是风光依旧,她带着江峰来到了疑似的案发现场,就是船头。

  因为在事故发生之后,蒋可危早就命人将所有的角角落落都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发现船体被凿坏破损的迹象,所以可以认定的是,蒋烈是从甲板的船舷边落水的。

  江峰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船舷的情况,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虽然说有些脚印污迹,可是也不能判断到底是谁的,与案件有没有关系。

  不过,既然他提出来了,盼熙十分当回事,将这件事吩咐给手下,让他们彻查和比对船上所有人的鞋底。这个工作耗时巨大,所以暂时得不出结论来自55555333.cc

  接着,两人一起来到了死者蒋烈停尸的房间。为了避免尸体腐烂发臭,房间里面放了一些冰块和熏香,不过即使这样,里面的味道还是不好闻。进去的时候江峰捂住了鼻子,他特意看了一眼盼熙,发现她神色哀伤,不过只是淡淡的,似乎不太伤心。江峰心想,难道她对丧子并不感到悲痛?

  江峰查看了一下尸体,发现尸体的肚腹上有一个血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不过皮肉有些炸裂,一时难以分辨是如何造成的伤口。尸体的胸腔积水并不多,由此可以判定,死者是死后才落水的……那么现在基本上可以判定,死者是脏器被击穿而死,之后才落入水中,至于是谁将他抛入水中的,或者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入水,就不得而知了。

  这么想着,江峰退了出去,他发现盼熙正背对着他用手擦拭着脸庞。他经过盼熙身边时,发现她又换了一副正常自若的表情,顿时心里就明白了,看来盼熙还是十分悲伤,只不过碍于面子,她不好在他面前太過表露。

  接下来,盼熙带领着江峰转遍了整个画舫,江峰这才发现,这船真是豪华,有专门的藏书房,还有下棋、喝酒、听曲的娱乐房,此外还有专门的歌姬和舞姬。这还不算什么,为了能吃上新鲜的蔬菜肉类,竟然还在船上种植了水果蔬菜,饲养了家禽和猪牛!最让江峰惊奇的是,还有专门的铁匠铺制作兵器。原来,在船上旅行期间,几大帮派时常会切磋切磋武艺,兵刃也往往会有损耗,需要锻制,所以船上配制了铁匠铺好及时修补炼制新的兵器。

  江峰走进铁匠铺,发现那打铁的人肌肉结实,正挥舞着锤子,打击一件武器。江峰立马就认出了他,这人叫秦无,原来是江峰的一个朋友,以前也是铁匠,不过是在岸上,后来搬走了。

更多推荐:
>>> 有所敬畏
>>> 35故事海海,素履之往
>>> 砍掉不增值的东西
>>> 换个观念变富有
>>> 远方想象,这个时代的重要症候

第一页123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迎检查

    阿P大器晚成,儿子都上小学了,他才发奋考进县城管大队。可是才高兴了没几天,他就遇上了麻烦事。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一早阿P刚上班,就被大队长李武叫到会议室开会。李武说,县委巡查一组半个月后要来城管大队检查工作,检查项目很多,每人都要认领一个。李武说完,一人发了一份清单,让大家现场认领。阿P傻愣愣地拿着清单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有人已经将手举得老高:“我认领‘制度保障’!

  • 阿P巧抓白吃客

    阿P是一家连锁快餐店的店长,最近,为争创明星加盟店,阿P不敢有丝毫疏忽,早晚都在店里巡视。这天,阿P打开店门口的意见箱,却发现了一封匿名来信,说阿P的快餐店管理存在着漏洞,经常有人吃饭钻空子不付钱。阿P大吃一惊,在这当口,店里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阿P马上召集店员开会,安排店里的小钱来负责查找这个白吃客,可是小钱领了任务,查了一个星期,也没查出个人影来。这可让阿P火冒三丈,最后决定自己来查。第二天,

  • 新婚第一案

    阿P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市刑侦中队的一名刑侦队员,年纪轻轻的,就参与过好几起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一时间,向他抛来绣球的女孩比比皆是,而阿P呢,最终选择了同样来自农村的小兰。小兰秀外慧中,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这天是两人新婚的日子,喜宴过后,新郎新娘入洞房,宾客们也吵吵嚷嚷地拥进来,开始闹洞房。一直闹腾到很晚,宾客们才意犹未尽地陆续散去,最后只剩下十来个客人。突然,只听得“啪”

  • 谁都挡不住

    阿P是个跑酷达人,就是凭着一身敏捷洒脱的跑酷功夫,赢得了女朋友小兰的芳心。这不,阿P准备下个月就向相处了三年的小兰求婚啦!不过,小兰可不是这么好拿下的,她明确表示求婚礼物一定要有创意,什么戒指、项链、衣服,统统太俗。这小兰的倔脾气阿P是知道的,他绞尽脑汁想啊想,终于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事不宜迟,一连几天,阿P都是披着星星出去,头顶月亮才回来,天天累得一身臭汗。阿P妈心疼儿子,问他每天火烧屁股似的,

  • 阿P卖菜

    小兰的娘家在驴家屯,距县城二十多里。这天,阿P跟着小兰回娘家。两个老人看到女儿女婿回来,很是激动,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阿P和老丈人都好喝酒这一口,喝得很是痛快。没想到老丈人喝酒太多,犯了头疼,第二天爬不起来,没法去卖菜了,正愁着呢,阿P突然豪情万丈地说:“我去卖菜吧!”一旁的丈母娘疑惑地看看阿P:“卖菜要赶驴车,你能行?”小兰说:“就让他

  • 一份快餐三千元

    阿P是个司机。这天正值寒冬腊月,他开车回公司,看到一个眼熟的女清洁工,穿得很是单薄,瑟瑟发抖地啃着一块冻得硬邦邦的馒头。这个清洁工大概五十多岁,看上去家境很不好。这时,阿P看到路边有家小吃店,他灵机一动,下车跑进小吃店点了份热气腾腾的快餐,给清洁工送了过去:“阿姨,别啃冷馒头了,我给你买了份快餐,趁热吃吧。”清洁工愣了一下,连连感激阿P。几天后,阿P开车送老板去办事,可没开

  • 阿P唬鱼

    在东北一些地方,有一种捕鱼的工具,叫“唬子”,形状像网箩……这天是周日,阿P闲来无事,就去江边溜达。沿江一路走下去,阿P发现捕鱼的人很多,有钓鱼的,有撒网的,还有唬鱼的。阿P逐一看过去,顿时乐了,那个唬鱼的傻大个姿势笨拙,甩不远不说,抛出去的唬子还没落水就翻个了,他也不管,照样让唬子沉下水,没多一会儿就收绳子,拽唬子上岸,里面一条鱼也没有!这哪成啊?阿P急得手直痒,网上一句

  • 阿P巧求字

    阿P手头积攒了一笔钱,寻思着拿这笔钱干点什么,刚好老家大洪山村盛产辣椒,他就因地制宜,开了一家制作腌辣椒的手工作坊,并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红太阳辣椒加工厂”,希望工厂像红太阳一样,蒸蒸日上。名字响当当的,好马配好鞍,招牌上的字当然也不能逊色,得用名家墨宝。名家有现成的,几年前,书法泰斗李金高老先生就回到了老家大洪山村养老。这天,阿P拎着土特产兴高采烈地来到李

  • 阿P讨礼物

    这天一大早,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一时之间,阿P心里暖暖的。小兰瞄了阿P一眼,说:“阿P,今天生日打算咋过?”阿P满不在乎地说:“简单点吧,下班时我买个蛋糕,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让同事知道,还不是像往年一样,虽然拿点小礼物,却狠宰了我一顿,得不偿失啊!&rd

  • 一双运动鞋

    一天,阿P和小兰带着小P乘车回家,小P一人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上玩,阿P和小兰也不多管他。半道上,阿P突然发现,刚买的一双运动鞋只剩一只了。小兰埋怨说:“叫你放好了,你偏让儿子拿着玩,肯定是小P从窗口扔出去了,那可是五百元钱买的呀,多让人心疼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你说咋找?”阿P摸摸脑袋,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段话,塞进鞋里,忽地往窗外丢出去。小兰又气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