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万蝈来朝

2019-07-17 09:39:00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赌徒摇身一变成重臣,蝈蝈鸣奏的,何尝不是灭亡之歌……

  明朝末年,有个书生叫万虢,数次科举未中,最后干脆迷上了赌博5~3~故~事~网。没过多久,他不但输得倾家荡产,连父母亲也被他气死了。

  这年冬天,万虢卖掉了仅剩的祖宅,来到了赌场,然而孤注一掷的他还是输了个精光。走投无路的万虢走在一段高大的院墙外,突然动了偷的邪念。他找来几块砖头,摞在脚下,翻进了院墙。

  万虢刚跳进院墙里,不知从哪儿蹿出一条大狗,狂吠着将他扑倒在地。很快有几个家丁上来,将他捉住了。其中一个家丁冷笑道:“你小子胆子可真大,竟敢偷到阁老府上来了!”万虢吓得差点没尿裤子,阁老府正是当朝内阁首辅吴生友的府宅。

  第二天一早,吴阁老刚刚起床,就有人来报,昨夜抓了个小偷,名叫万虢,请阁老处置。吴阁老这几天正烦着呢,挥了挥手说:“乱棍痛打一顿,再送到刑部治个罪。”下人准备退去,吴阁老又想起什么似的,叫回了下人:“你刚才说那个小偷叫什么名字?”下人答道:“叫万虢。”吴阁老猛地一拍脑门:“快,快去把他带到我这儿来。”下人虽感奇怪,但不敢多问,赶紧去带万虢了5_3_故_事_网

  万虢跪在吴阁老的面前,瑟瑟发抖。谁知,吴阁老却给他赐了个座,笑着问道:“你果真叫万虢?”万虢忙点头称是。吴阁老满意地点了点头:“听说你还是个读书人?”万虢羞愧万分。吴阁老随后又问道:“那你想不想当官?”

  万虢搞不懂吴阁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看他的神色又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几天前,一直不问朝政的小皇上突然心血来潮,要效法祖先,决定在来年大年初一这天,办一场“万国来朝”的圣典,以示国威。按早年惯例,大明王朝每年年底都要接待很多来朝拜的小国使臣,然后赏赐礼品。可近年已不同往日,国力衰弱不堪,赏赐也大打折扣,所以那些小国都不再派使臣来朝了。这些事,沉溺在深宫只顾着玩乐的皇上哪里知道?

  这下可愁坏了内阁首辅吴阁老,正无计可施时,竟冒出万虢这么个人,如果大年初一那天,让万虢去给皇上朝拜,不正是“万国来朝”吗?就这样,万虢从一个被活捉的小偷,瞬间被任命为礼部侍郎,成了一个官从三品的大员。吴阁老还专门派人给他培训官场礼仪,只等来年给皇上朝拜。到了腊月,万虢将一切礼仪都学得有模有样了。这天,他正在家做着美梦,阁老府有人来传话,掌印太监崔公公来了,召他速去拜见!

  阁老府大厅之上,主次端坐着吴阁老和崔公公。万虢上前按官方礼仪,给两位行了礼推荐55555333.cc。吴阁老指着他说:“崔公公,这个人就是万虢了!”崔公公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阁老,您这虽然是个办法,但我听说户部已经支付了大笔的银子办朝拜大典,难不成,这些银子都培养了这个小子?”

  吴阁老哪能听不出话外音,赶忙说道:“那些拨款我都给公公留着呢,只求公公到时候能多多美言几句。您也知道,我这实在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啊。”

  崔公公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冷冷地看了万虢一眼,说道:“先就这么着吧。只怕到时候,这个人是保不住的!”说罢,崔公公扬长而去。万虢这才明白了吴阁老的真正用意,自己不过是个替死鬼,脸上顿时忽青忽白,吴阁老当即给手下递了个眼色,将万虢软禁了起来。

  万虢情急之下,在房中冥思苦想,希望能找到求生之计。这天,万虢看到了房间里陈设的一件皇上御赐的瓠器,灵光一闪,想到了一条计策,于是让下人赶紧通知吴阁老,他有要事相商。

  吴阁老来了,万虢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皇上爱玩,喜欢瓠器,那么说不定也喜欢蝈蝈,因为蝈蝈大多养在瓠器里。既然“万虢”可以替代万国,那么“万蝈”肯定也能替代万国。等到那一天,安排一万只蝈蝈朝拜皇上,皇上一高兴,这事说不定就真的成功了。

  吴阁老点了点头:“这事有点意思,我先派人跟着你去收集蝈蝈,过几天,我再去和崔公公商量一下5.3.故.事.网。”

  接下來的一段时间,京城的蝈蝈成了奇货,价格高得离谱。冬天蝈蝈数量太少,好在为了讨皇上高兴,不计成本,倒也收到了上万头。其中有一只蝈蝈,骨架奇大,体色如锈,俨然就是一只蝈蝈之王。万虢整天把这只铁皮蝈蝈单独揣在怀里取暖,想等到时候单独把这只蝈蝈献给皇上,说不定也能算是奇功一件。

  一切准备就绪,吴阁老却带回了一个消息,崔公公拒绝安排蝈蝈朝拜皇上。原来,在冬天,蝈蝈都不鸣叫,将一万只蝈蝈放在朝堂之上,上下乱窜,成何体统?如果能让蝈蝈在皇上上朝之后,再全部开口鸣唱,可谓“万蝈”来朝,这样才会符合皇上的心意。

  万虢这下傻了眼,怎么能让这些蝈蝈开鸣呢?他恨不得给那些蝈蝈磕头,可是那些蝈蝈根本不在意,依然故我。最后,万虢死心了。既然如此担惊受怕,不如享受一天算一天,于是他吩咐找几个人来陪他打麻将,在死之前再赌个过瘾。

  万虢整整打了三天的麻将。第三天时,一副绝好的牌让他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他伸手摸了一张牌,正是他想要的那一张5+5+5+5+5+3+3+3+c+c。他瞬间感觉血往上涌,心跳加速:“自摸,清一色,一条龙,我胡了!”

  说来也怪,就在这时,他怀里传来一阵阵蝈蝈的鸣叫声,声音洪亮,铿锵有力。万虢这才清醒过来,老天有眼,蝈蝈开叫了。继而,其他蝈蝈听见蝈蝈王的叫声,也争相鸣叫起来。万虢坠入狂喜之中,他有救了。

  接下来,万虢又研究了半天,才发现蝈蝈不叫,是因为天气寒冷。万虢在打麻将的时候,过于激动,体温上升,而仅仅是这半度的温差,就催开了蝈蝈的鸣叫。接下来的几天,万虢已经能自如地控制蝈蝈鸣叫了。

  终于到了大年初一这一天,万虢带着他的蝈蝈在皇上面前演了一出“万国来朝”的好戏。果不其然,皇上一时玩得兴起,早把当初的想法忘了个精光。万虢趁机将铁皮蝈蝈献给皇上,皇上异常高兴,给万虢记了个大功。不久后,万虢真的成了朝廷的“重臣”,当年他寒窗苦读没能完成的梦想,竟然从赌博和蝈蝈这儿找到了捷径。

  据说,后来李自成打进京城之后,将贪官聚集在一起逼诈银两,仅从万虢的身上,就逼诈出了百万两银子5 5 5 5 5 3 3 3 c c。人们怎么也想不到,曾经一文不名的赌徒万虢,怎么能在短短的几年内,掠夺这么多的财富?或许想通了这个问题,就可以明白,大明王朝走向灭亡的原因了。

推荐信息:
>>> 文学不是敲门砖
>>> 永远把自己当“备胎”
>>> 不成功都难
>>> 欲求胜,先“求剩”
>>> 我的八娘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跑路英雄

    周六上午,肯特市一家银行刚开门,就有几个客户来办业务,他们安静地坐在大厅里,等候叫号。运钞车准时到了,两个押运员提着装钱的密码箱,走进银行。就在这时,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一个戴墨镜、棒球帽的男子,突然起身冲了过去:“不许动,把箱子放下!”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值班经理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抢劫,赶忙按下藏在柜台里的报警按钮。所有人一时都被吓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此时,一个拄

  • 情夫疑云

    凯斯勒是位心理医生,三个月前,他接诊了一个名叫布罗西的患者。布罗西年过四十,娶了年轻、漂亮的妻子劳拉后,一直疑神疑鬼,认为劳拉有情夫。布罗西总是对凯斯勒说,他看见劳拉和陌生男子在一起,或者听见他们的通话声和耳语声。但每次不是因为天黑,就是因为离得太远,他从未看清楚男子的脸庞,也说不出对方的身体特征。关于情夫的地址、电话号码、姓名等信息,他更是毫无线索。布罗西并不罢休,他来找凯斯勒医生的时候,常常带

  • 香樟树上的祷告虫

    凶手的赃物女画家西岐枝子在郊外有一处写生的临时住所,最近她得了重病,于是决定躲到这个自己感到最惬意的地方,创作35故事中最后一幅水彩画。这天,枝子在河边散步,突然看到一个戴着毛线帽的男人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下用树枝挖洞,像要埋藏什么。枝子很好奇,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见男人从怀里掏出大把的珠宝首饰,装进一个袋子,塞进了被草丛遮掩的泥洞里。这是个小偷,或者抢劫犯,他正在藏匿赃物!枝子本能地转身离开,一

  • 最后的知音

    噩耗传来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艺名叫竹仙。兄弟俩很小的时候,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偶尔回来死乞白赖地要钱。几年前,母亲得了重病,临终时拜托两个儿子,好生照顾他们的父亲。于是,父亲就拎着个柳条包,住进了阿一家里。不久之后,阿一发现,父亲还是时常出去演出,便生气地对他说:“不许你出门演出,要不就离开这儿!你不就是去千叶那个温泉,跳那种晃晃悠悠的舞蹈

  • 钥匙老人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说家,其文字充满感性,风格独特,引人入胜,在日本推理小说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说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们》《恋》《欲望》等。与平今年七十二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天,他独自去医院,等了近两个小时,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医生反复强调:“这是衰老现象,你应该忍耐一点。”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与平不太想回家,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

  • 不幸的聚会

    珍妮是个家庭主妇,今晚她和相识多年的朋友汉娜有个聚会。为了这次聚会,珍妮特意穿上了裁剪得体的名牌礼服裙,还戴上了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虽然珍妮现在经济上有些困窘,但她绝对不想在汉娜面前示弱。珍妮和汉娜从小就认识,她们家境贫寒,是住在同一个贫民区的邻居。在她们念小学时,社区里开办了免费的公益小提琴班,两人都报名了。论起天赋,珍妮比汉娜更胜一筹,可偏偏汉娜的运气比珍妮好得多。那次,市里要举办青少年音

  • 错误的死亡地点

    沖动杀人五十多岁的恩田一郎是电视主持人,做着一档人气很高的新闻节目,并且准备参加下次众议员竞选。在满美子的卧室,恩田一郎仍在电视里喋喋不休,可真人却躺在床上,刚刚断气,红褐色的液体顺着嘴唇一直流到脖颈上,不知是刚刚喝的白兰地,还是血。满美子是他包养的情人,独自住在这套公寓里。她颤抖着松开勒住恩田脖颈的皮带,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虽说恩田狂妄自大,但满美子还是很爱他,不然也不会爆发争吵。恩田把她像奴隶

  • 山景

    伊迪丝是个侦破小说作家,独自住在风景优美的山景沙漠庄园。她养了一条狗,名叫萨姆。伊迪丝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边坐在书桌前构思小说,一边抱着萨姆,欣赏窗外优美如画的山景。然而有一天,这平静美好的一切被一个叫桑德拉的女人打破了。桑德拉是最近才搬到庄园里来的,刚好是伊迪丝的邻居,和伊迪丝一样,她也是个七十多岁的寡妇。为了邻里和睦,伊迪丝主动邀请桑德拉来家里喝茶、吃饼干。可一进门,桑德拉就冲着萨姆大声

  • 真爱岛

    大卫相貌出众、能说会道,是个青年才俊。大卫和女友梅伊恋爱了一年多,最近正在考虑结婚。这天,大卫躺在沙发上刷手机,邮箱里收到一封信,发件人是“真爱园”。信里说,真爱园是一个新网站,专为恋人提供婚典服务。现在,他们将在注册的恋人中选取一对幸运儿,免费赠送“真爱岛”四日三夜游,免费入住岛上的真爱园酒店。在这几天里,岛上不再接待其他游客,只为这两个人服务。这

  • 第十二个死者

    “死者”现身沃德是小镇警察局的局长。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助理说有个男人急着想见他。来人身材瘦小,气喘吁吁,他在沃德面前放下一份剪报,剪报上是一则新闻,报道了小镇上最近发生的一起事故——那天凌晨,一个公司職员徒步经过铁路交叉道时,发现一具男尸。警方根据死者钱包里的证件,将其身份暂时确定为彼得。佩克。死亡时间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很可能是被开往旧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