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纪晓岚智破雷击案

2019-07-28 23:55:46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清乾隆年间,扶沟县的支亭村有个丁财主,他家的后院内长有一棵千年怪树欢迎55555333.cc。树高9米,色泽如铁,浑身上下全是鼓起的包。丁家认为这是一棵神树,因为它让丁家出了一个正在执政的县太爷,于是便让家丁用石栏把树给圈起来。

  这天,丁知县突见自己的父亲丁财主跑了过来,说昨夜狂风暴雨,没人敢轻易外出,没想到后院的怪树下竟然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死者是家里女佣吴嫂的丈夫张进财,他出外做生意已经四五年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却莫明其妙地死在那棵怪树下。丁知县闻言吃惊不小,立即带人来到自家院子里一看,只见怪树前闹哄哄的,一帮家丁正拦着30来岁的吴嫂,吴嫂哭得死去活来。

  吴嫂的旁边放着一张草席,草席上躺着一个面目灰黑、皮肤被烧焦的尸体。丁知县问吴嫂:“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黄昏刚回来。”

  “既然已经回家了,又为什么半夜三更来到这怪树前?”

  吴嫂说:“他是为了取放在这儿的银子,他把做生意挣来的500两银子放在怪树上面的树洞里了。”

  丁知县奇怪地问:“既然挣回了银子,放在树洞里作甚?”吴嫂说“:丈夫说5年的时间太长了,他怕家里有了变故,就把银子先放在这里,等回家看明白了再取出来。”

  丁知县明白了,张进财怕妻子给自己戴绿帽,故而先把银子放在这里,回家看到妻子还在等着他,这才来取银子,却莫明其妙地死在这里。

  丁知县围着怪树转了一圈,顿时脸色大变,说:“看你丈夫死时的症状,很像是雷击死的,本县赞助20两银子,好生将你丈夫掩埋了吧。”吴嫂哽咽着说:“丁老爷,我丈夫死得蹊跷,要是被雷击死的,那500两银子怎么会不见了呢?”丁知县皱着眉头说:“你丈夫到底挣没挣回来银子,谁也没见过,说不定是他骗你的,怎可当真?此事休要再提,你快找人办丧事去吧。”说完,就派人把千年怪树看护起来,谁也不让接近。

  知县大人如此断案,吴嫂虽然心中不服,可也没有办法,只得给丈夫收尸。在给丈夫穿衣的时候,她发现丈夫手里握着一锭黄金,而且丈夫的后脑上还有一个明显的伤口,吴嫂不相信丈夫是被雷击死的5.5.5.5.5.3.3.3.c.c。过了两日,吴嫂听说上面要派钦差大臣纪晓岚巡视,等纪晓岚来了之后,她就跪在大街上拦轿喊冤。紀晓岚听了吴嫂的话,也觉得疑点甚多,便往支亭村而来。

  纪晓岚来到怪树旁边,让衙役仔细搜索。结果,一个衙役在院子里的一个地窖中发现了一个带血的锤子。纪晓岚拿过一看,锤子把油光发亮,应该是把旧锤子。锤把上刻有几个小字:王木匠之锤。纪晓岚忙唤来支亭村的村长问:“你们村有几个王木匠?”村长想了一下说:“回老爷的话,姓王的木匠总共有5个。”

  纪晓岚就派那帮衙役把姓王的木匠全带来,还让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大锤。5个木匠都把自己的锤子带来了。纪晓岚一一查看,看到王小二的锤子时,发现那是一柄新锤,锤把粗糙得很,也没有别人的明亮,很明显是把新做的锤子。

  纪晓岚说:“王小二,我来问你,你这把锤子是新做的,你的旧锤呢?”王小二说:“我的旧锤丢了。”纪晓岚举起手中那柄带血的锤子问:“这个锤子可是你的?”王小二抬头一看,欣喜地说:“正是小人的,大人从哪里找到的?”纪晓岚说:“这就是杀死张进财的凶器,你作何解释?”王小二大呼冤枉,一口咬定自己的锤子丢了,这肯定是有人嫁祸给自己的。

  不一会儿,王小二的老婆哭着找来了,说她家的锤子被她卖给货郎孙七了。她怕王小二知道了打她,就没告诉王小二。这时,验尸的仵作回来了,说张进财先是被人用锤子杀死,立在树下又被雷击了一次,因而才面目灰黑,全身发焦5_5_5_5_5_3_3_3_c_c。纪晓岚立即让衙役抓来了货郎孙七,孙七也大声叫屈,说自己没有杀人。纪晓岚问他锤子为什么会掉在怪树下,孙七想了想说,他走街串巷地做生意,那天他曾到丁财主家做生意,走到怪树下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可能锤子是那时候失落的。

  纪晓岚见他说得也在理,正在踌躇之际,一个衙役拿着一个钱袋子跑了过来,说这是在孙七家的厨房里搜到的,他让吴氏看了,这正是张进财用的钱袋,因为常年做药材生意,钱袋子上还留下一股麝香味。孙七一听,哭道:“这是有人在陷害我。”纪晓岚见凶器、赃物俱在,便将孙七押入监牢,隔日再审。

  回到后堂,纪晓岚越想越觉得孙七杀人疑点甚多,黑夜之中,孙七怎么会知道张进财身上有银子呢?

  翌日,纪晓岚亲自来到吴氏家中查访案情,问张进财回来那一天都有谁来过。吴氏想了想说,那天下着大雨,就表兄一人来过。纪晓岚没有言语,他在吴氏的家中转了一圈,在堂屋的供桌下面发现了一锭银子,就问这是谁的银两,吴氏仔细看过后,说好像是表兄莫五良的,解释道:“丈夫回来那天,表兄正好前来串亲戚,还要给我一锭银子,我没有要,好像就是这锭。”纪晓岚双眼一亮,他急急地问:“那你表兄可曾见到你丈夫?”吴氏说:“没有,在我丈夫回来之前,表兄就走了。”纪晓岚随后问了莫五良的住址就告辞了。

  一周后,扶沟县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孙七认罪服法的布告。莫五良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就跑到丽春院找小桃红。小桃红想让莫五良给她赎身。可莫五良喜欢的是表妹吴嫂,他找小桃红只是为了玩玩。小桃红见他无情无义,气得破口大骂说早晚有一天要他好看5_5_5_5_5_3_3_3_c_c

  这天晚上,莫五良偷偷地翻墙进了丁财主家,来到那棵怪树下,拿出一把斧头就要砍树。正在这时,突然看到树下蹲着一只雪白的狐狸,莫五良吓得大气也不敢喘,缓缓地朝玉狐磕了三个头,等他抬起头时,发现地上多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莫五良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个小竹签,竹签上面还写着一行会发光的字:本狐明天即将得道,见我面者,即为有缘,可许一愿,必成。莫五良大喜过望,他趴在地上磕着头说:“玉狐大仙,请保佑弟子和表妹吴嫂永结同心。”

  刚说完,树后就闪出小桃红,莫五良吓了一跳,小桃红指着莫五良骂道:“好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原指望你会娶我,可你却只记得姓吴的。你既然无情,也别怪我无义。我这就上衙门告发你……”说着,转身就要走。莫五良大骇,一把掐住了小桃红的脖子,小桃红被掐得直翻白眼。突然,树下灯光大亮,纪晓岚领着衙役出现了。看到纪晓岚,莫五良无话可说,只得老实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经过。

  原来莫五良很喜欢漂亮的表妹吴嫂,那天黄昏,他又来找表妹送银两,没想到表妹不要,还以天色已晚为由赶他回家。他表面上答应回家,暗地里却趁表妹不注意,藏在了供桌下面,准备等到晚上表妹睡熟后,给她来个生米做成熟饭。

  没想到,他刚藏好,张进财就回来了,张进财还说自己挣了500两银子,就放在外面的怪树洞中,莫五良顿时起了贪念。张进财当时就要去取银子,可吴氏却说现在时光还早,怕被人瞧见,不如先吃饭,等三更时分再去取。莫五良就趁他们去厨房用饭的工夫溜到了怪树下,取了银子后,又在树下拾到了一个锤子5+5+5+5+5+3+3+3+c+c。他正准备回家,突然见到丁知县鬼鬼祟祟地过来了,他急忙趴在了怪树边的石栏杆后,他看到知县从身上拿出一把刀,把怪树的树皮割开,在树身上挖了一個小洞,往里面塞了个东西,又用透明的小细绳子把那个树皮包了起来,怪树身上又多了一个包。丁知县做好这一切,就拍着手走了。

  等丁知县走后,莫五良就拿着锤子朝树上的大包上砸了一下,结果竟然是金子。原来这怪树是丁知县的藏宝之处。莫五良高兴得心花怒放,正准备举锤再砸,偏巧遇着张进财放心不下树上的银子,没等到三更就来了,正好撞见,两人开始争夺起来,在争夺的过程中,张进财抢到了一锭黄金,莫五良慌乱之中,举起锤子打死了张进财。莫五良见出了人命,吓得六神无主,他看天上电闪雷鸣,就想了个点子,把张进财靠在大树上,想让雷击中他,造成被雷击死的现场,做完这一切,他把血锤扔进了旁边的地窖中。后来,张进财果然被雷击中了,丁知县就以雷击结了案。

  莫五良正得意,没想到吴嫂告到了钦差大臣那里,纪晓岚要重审此案。莫五良就关注着事态的进展,他见纪晓岚怀疑孙七,就把那个钱袋子偷偷地扔进了孙七家。莫五良说到这里,奇怪地问:“大人为何会半夜三更地出现在这里?”纪晓岚哈哈大笑着说:“其实我是故意判孙七有罪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蛇出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

  原来,那日纪晓岚在吴嫂家查到那锭失银后,就怀疑杀害张进财的人是莫五良,于是就派人监视莫五良,从那时起,莫五良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其间,他也发现了莫五良常去找小桃红,他向小桃红说明利害后,小桃红就把莫五良的一言一语全告诉了纪晓岚。纪晓岚就让小桃红找了一只白色的狐狸,故意在怪树下露面,又留下了用磷粉写在竹签上的字,想设法骗出莫五良的口供来。莫五良果然上当了,不仅一举抓获了莫五良,没想到还抓了个贪官丁知县……

系统推荐:
>>> 手机支付普及有啥后果
>>> 亨利,请鞠个躬吧
>>> 唯有胸怀天地
>>> 以“不像”当卖点的蜡像馆
>>> 母亲的手艺与哲学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跑路英雄

    周六上午,肯特市一家银行刚开门,就有几个客户来办业务,他们安静地坐在大厅里,等候叫号。运钞车准时到了,两个押运员提着装钱的密码箱,走进银行。就在这时,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一个戴墨镜、棒球帽的男子,突然起身冲了过去:“不许动,把箱子放下!”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值班经理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抢劫,赶忙按下藏在柜台里的报警按钮。所有人一时都被吓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此时,一个拄

  • 情夫疑云

    凯斯勒是位心理医生,三个月前,他接诊了一个名叫布罗西的患者。布罗西年过四十,娶了年轻、漂亮的妻子劳拉后,一直疑神疑鬼,认为劳拉有情夫。布罗西总是对凯斯勒说,他看见劳拉和陌生男子在一起,或者听见他们的通话声和耳语声。但每次不是因为天黑,就是因为离得太远,他从未看清楚男子的脸庞,也说不出对方的身体特征。关于情夫的地址、电话号码、姓名等信息,他更是毫无线索。布罗西并不罢休,他来找凯斯勒医生的时候,常常带

  • 香樟树上的祷告虫

    凶手的赃物女画家西岐枝子在郊外有一处写生的临时住所,最近她得了重病,于是决定躲到这个自己感到最惬意的地方,创作35故事中最后一幅水彩画。这天,枝子在河边散步,突然看到一个戴着毛线帽的男人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下用树枝挖洞,像要埋藏什么。枝子很好奇,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见男人从怀里掏出大把的珠宝首饰,装进一个袋子,塞进了被草丛遮掩的泥洞里。这是个小偷,或者抢劫犯,他正在藏匿赃物!枝子本能地转身离开,一

  • 最后的知音

    噩耗传来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艺名叫竹仙。兄弟俩很小的时候,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偶尔回来死乞白赖地要钱。几年前,母亲得了重病,临终时拜托两个儿子,好生照顾他们的父亲。于是,父亲就拎着个柳条包,住进了阿一家里。不久之后,阿一发现,父亲还是时常出去演出,便生气地对他说:“不许你出门演出,要不就离开这儿!你不就是去千叶那个温泉,跳那种晃晃悠悠的舞蹈

  • 钥匙老人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说家,其文字充满感性,风格独特,引人入胜,在日本推理小说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说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们》《恋》《欲望》等。与平今年七十二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天,他独自去医院,等了近两个小时,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医生反复强调:“这是衰老现象,你应该忍耐一点。”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与平不太想回家,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

  • 不幸的聚会

    珍妮是个家庭主妇,今晚她和相识多年的朋友汉娜有个聚会。为了这次聚会,珍妮特意穿上了裁剪得体的名牌礼服裙,还戴上了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虽然珍妮现在经济上有些困窘,但她绝对不想在汉娜面前示弱。珍妮和汉娜从小就认识,她们家境贫寒,是住在同一个贫民区的邻居。在她们念小学时,社区里开办了免费的公益小提琴班,两人都报名了。论起天赋,珍妮比汉娜更胜一筹,可偏偏汉娜的运气比珍妮好得多。那次,市里要举办青少年音

  • 错误的死亡地点

    沖动杀人五十多岁的恩田一郎是电视主持人,做着一档人气很高的新闻节目,并且准备参加下次众议员竞选。在满美子的卧室,恩田一郎仍在电视里喋喋不休,可真人却躺在床上,刚刚断气,红褐色的液体顺着嘴唇一直流到脖颈上,不知是刚刚喝的白兰地,还是血。满美子是他包养的情人,独自住在这套公寓里。她颤抖着松开勒住恩田脖颈的皮带,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虽说恩田狂妄自大,但满美子还是很爱他,不然也不会爆发争吵。恩田把她像奴隶

  • 山景

    伊迪丝是个侦破小说作家,独自住在风景优美的山景沙漠庄园。她养了一条狗,名叫萨姆。伊迪丝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边坐在书桌前构思小说,一边抱着萨姆,欣赏窗外优美如画的山景。然而有一天,这平静美好的一切被一个叫桑德拉的女人打破了。桑德拉是最近才搬到庄园里来的,刚好是伊迪丝的邻居,和伊迪丝一样,她也是个七十多岁的寡妇。为了邻里和睦,伊迪丝主动邀请桑德拉来家里喝茶、吃饼干。可一进门,桑德拉就冲着萨姆大声

  • 真爱岛

    大卫相貌出众、能说会道,是个青年才俊。大卫和女友梅伊恋爱了一年多,最近正在考虑结婚。这天,大卫躺在沙发上刷手机,邮箱里收到一封信,发件人是“真爱园”。信里说,真爱园是一个新网站,专为恋人提供婚典服务。现在,他们将在注册的恋人中选取一对幸运儿,免费赠送“真爱岛”四日三夜游,免费入住岛上的真爱园酒店。在这几天里,岛上不再接待其他游客,只为这两个人服务。这

  • 第十二个死者

    “死者”现身沃德是小镇警察局的局长。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助理说有个男人急着想见他。来人身材瘦小,气喘吁吁,他在沃德面前放下一份剪报,剪报上是一则新闻,报道了小镇上最近发生的一起事故——那天凌晨,一个公司職员徒步经过铁路交叉道时,发现一具男尸。警方根据死者钱包里的证件,将其身份暂时确定为彼得。佩克。死亡时间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很可能是被开往旧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