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除不掉的仇人

2019-07-30 23:54:31 来源:恩吧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尤大娘是个孤寡老人,一个35故事活孤苦零丁的,平日里就靠养几只鸡下蛋换些油米,勉强度日www.55555333.cc。这天一大早起来放鸡时发现不得了了,一只最爱下蛋的芦花鸡不见了!

  联想到最近总有偷鸡贼出没,尤大娘一下子坐地上大哭起来,街坊们闻讯赶来,连忙安慰尤大娘,可光安慰不管用,报官也没用,在衙门眼里这样的事根本就是芝麻粒大,不会费精劳神来查的。大伙儿七嘴八舌地谴责起偷鸡贼来,其中一人恨恨骂道:“可恶的偷鸡贼,你偷尤大娘的鸡伤阴德哩,就不怕被鸡骨头噎死吗?老天爷看着你哩。”

  那骂偷鸡贼的人叫梁子平,虽是个书生,却一向心直口快疾恶如仇。他只顾骂得痛快,不提防得罪了那个偷鸡贼,偷鸡贼因为平素踢寡妇门挖绝户坟,欺良霸善阴事做绝,所以大伙儿不叫他名字,全叫他滚刀肉。此刻滚刀肉正混在人群中看热闹,一听梁子平这般骂他,一双绿豆小眼睛顿时阴险地眯了起来,心里恨恨说道:此仇不报,枉为小人!

  这天一大早,梁子平一开门,嗬,地上有条鱼,只见那鱼一尺来长,鱼身肥硕黄底黑斑,煞是可爱,竟是生平未见。鱼身下还压着一张纸,写的是:久仰梁先生大名,无缘拜见,正好捕着一条鱼,就送给先生尝尝鲜了。

  梁子平大喜,因为他生平最好的就是鱼,曾发誓要吃尽天下的鱼,何况这是条从未见过的鱼,既然人家送上门了,那就吃呗。至于送鱼人,看样子是自个儿的崇拜者,吃他一条鱼量也无妨。

  梁子平当即喜滋滋地拎鱼回屋,取刀细细刮鳞剖肚取出內脏,又一段一段地剁了,正放于水盆中清洗血污,身后有人叫了起来:“子平兄,昨天输了两局,今日报仇来了推荐www.55555333.cc。”

  梁子平回头一看,是棋痴周山,这周山生平最好的便是手谈,只要有棋下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睡。昨天梁子平一口气赢了三局,直急得他面红耳赤抓耳挠腮,好容易才肯罢手回去,不想今天这家伙打上门了。

  梁子平连忙说道:“周山兄好口福,我刚刚得了一条怪鱼,今天咱俩就着这鱼喝他个不醉不休,然后再下棋行不行?”

  谁知那周山一听瞪眼大叫:“大战在即,哪还有心思吃鱼?来来来,我们先斗上三百回合,等报了昨天一箭之仇后再吃不迟。”说着上前不由分说,一把硬拉了梁子平坐下。

  梁子平叹口气,知道这棋是非下不可了。

  正下着棋,梁子平觉察身后有动静,一掉头,发现一只野猫正在水盆边偷鱼,他惊跳起来,谁知他快那猫的动作更快,早叼起一块,一眨眼的工夫跳过围墙不见了。

  谁知这回周山又连输两局,气得他哇哇大叫,死拉硬拽非要再下,梁子平知道他的脾气,要是再赢下去只怕头发白了都脱不了身,便故意让他。那周山虽说痴迷于棋,可并不糊涂,当即怪叫起来:“士可杀不可辱,子平兄,你要是再让的话,我当场死给你看!”一句话唬得梁子平不住口地央求:“要不咱先把鱼煮下锅成不成?省得又给猫儿偷吃了。”那周山听了总算放他一马,答应了来自55555333.cc

  等鱼下了锅,梁子平用木炭小火烧了,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应战。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时辰,天都中午了,那周山输得一塌糊涂,拍案大叫:“明日再战,不赢你一局死不瞑目──现在先吃了那鱼再说。”

  梁子平正坐得腰酸背痛,一听此言一跳跳在半空,失声大叫:“不好,鱼还在锅里煮着哩。”

  好在锅里水放得多,木炭火又小,即便这样那鱼也烧得半干了,等一掀开锅盖,一股浓郁至极的香味儿立即扑鼻而来,两人再一尝忍不住大呼小叫,这鱼那叫一个鲜,平生从未尝过,差点儿把下巴都鲜掉了。

  梁子平不知道,他吃的至鲜至美的不知名怪鱼,不是别的,正是长江里至毒无比的河豚。而送鱼人不是别个,是滚刀肉。

  滚刀肉曾到过江南,别人不知,他是知道河豚鱼的,江南有句谚语“拼命吃河豚”,意即这河豚鱼剧毒,不是高明厨师根本不敢烹制。在被梁子平咒骂过后他便苦思冥想起报复的策略来,想来想去灵光一闪,想到了河豚鱼,本地人几乎不识河豚鱼,用这怪鱼杀人,无人知晓。当即神不知鬼不觉地独自来到江南购了一尾河豚鱼,一日打马来回几百里也不叫一声苦,可知其心歹毒到何种程度来自www.55555333.cc。最后把鱼悄悄扔到梁子平家门口,并留书一封,他料定贪吃鱼的梁子平肯定会吃的。

  第二天、第三天……一直没有梁子平的死讯传来,而当滚刀肉亲眼看到梁子平红光满面悠哉出行时,简直不敢相信自个儿的眼睛,他怎么还活着?

  当他辗转得知那天发生的一切后,不禁呆若木鸡,原来梁子平无意中烹制河豚的过程,竟与大厨烹制河豚的标准步骤步步吻合!

  原来河豚鱼的毒素全藏于鱼头、内脏和血液中。梁子平先扔了鱼的内脏,然后巧不巧的,那野猫儿一口叼走的竟正是鱼头,又因为周山的纠缠,那鱼块在水里不知泡了多长时间,这样血液里残留的毒素也给冲洗得干干净净了。

  最后,那鱼在锅里煮了不下两个时辰,这样所有的毒素便荡然无存。

  滚刀肉气得眼睛内都要滴血了,不行,一计不成,再施一计,非杀死梁子平不可!

  这天,梁子平门口又拾得一信,说自个儿就是上次送鱼之人,住在东山那边,今天天气正好,特摆下酒宴邀请梁先生过山,我当于路上恭候,愿与先生边欣赏桃花边畅饮美酒。梁子平见信大喜,他向来爱交朋友,何况这等雅事,当即骑驴直奔东山而来。走着走着又渴又饿,忽见路旁设一小几,上面摆着喷香的酒菜,又有一信:梁先生,这是我特地为你备下的,敬请享用。

  又是那神秘人,这神秘人的做派太有趣了!梁子平大喜,掸衣坐下打开酒壶正要开吃,耳边忽然响起接二连三的低吼声,吼声惊心动魄令人心寒,抬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只见眼前慢慢聚拢来三四只恶狼。

  梁子平大叫一声:“我命休矣!”扔了酒肉欲跑,一双腿早就酥了,哪还跑得动?那几只狼竟纷纷埋头你抢我夺地吃起肉来恩吧文学网。梁子平心中大喜,可又犯起愁来:“狼吃完肉后会放了自己吗?”

  下午,滚刀肉的眼睛瞪得有鹅卵大,见鬼了,他竟看到梁子平下山了,毫发无损!要知道那酒肉可是他滚刀肉放的,那里面是放了毒药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梁子平心有余悸地向众人说了经过,说他遇见了狼,狼吃了那些肉,然后一起死了。

  这么说肉和酒是有毒的,谁放了毒?不知道。

  过了几天,梁子平又听得有人大哭,原来尤大娘又少了一只鸡。梁子平气得正要再次开骂,忽然又有人家哭了起来,这回哭得更加凄惨,是滚刀肉的娘子在哭,说是滚刀肉死了。死因很简单:噎死的。当时滚刀肉偷了尤大娘的鸡正开吃,忽听到有人敲门,滚刀肉吓了一跳,所谓做贼心虚,慌乱之下强行咽下嘴里的一块肉,不提防肉里有块骨头,竟活生生被噎死了。

  最后滚刀肉娘子含羞说出所有真相:她男人正是偷鸡贼,那欲毒死梁子平的鱼、肉、酒便是他使的鬼。

  梁子平听了目瞪口呆,想不到自个儿咒偷鸡贼被鸡骨头噎死的话竟一言成谶5.5.5.5.5.3.3.3.c.c。半晌长叹一声:“头顶三尺有神明,不假、不假啊!”  

更多推荐:
>>> 咖啡时间到
>>> “译界之王”林纾
>>> 濒危的穿山甲
>>> 在一朵野花中看见天堂
>>> 走入你的心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恩吧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跑路英雄

    周六上午,肯特市一家银行刚开门,就有几个客户来办业务,他们安静地坐在大厅里,等候叫号。运钞车准时到了,两个押运员提着装钱的密码箱,走进银行。就在这时,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一个戴墨镜、棒球帽的男子,突然起身冲了过去:“不许动,把箱子放下!”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值班经理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抢劫,赶忙按下藏在柜台里的报警按钮。所有人一时都被吓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此时,一个拄

  • 情夫疑云

    凯斯勒是位心理医生,三个月前,他接诊了一个名叫布罗西的患者。布罗西年过四十,娶了年轻、漂亮的妻子劳拉后,一直疑神疑鬼,认为劳拉有情夫。布罗西总是对凯斯勒说,他看见劳拉和陌生男子在一起,或者听见他们的通话声和耳语声。但每次不是因为天黑,就是因为离得太远,他从未看清楚男子的脸庞,也说不出对方的身体特征。关于情夫的地址、电话号码、姓名等信息,他更是毫无线索。布罗西并不罢休,他来找凯斯勒医生的时候,常常带

  • 香樟树上的祷告虫

    凶手的赃物女画家西岐枝子在郊外有一处写生的临时住所,最近她得了重病,于是决定躲到这个自己感到最惬意的地方,创作35故事中最后一幅水彩画。这天,枝子在河边散步,突然看到一个戴着毛线帽的男人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下用树枝挖洞,像要埋藏什么。枝子很好奇,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见男人从怀里掏出大把的珠宝首饰,装进一个袋子,塞进了被草丛遮掩的泥洞里。这是个小偷,或者抢劫犯,他正在藏匿赃物!枝子本能地转身离开,一

  • 最后的知音

    噩耗传来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艺名叫竹仙。兄弟俩很小的时候,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偶尔回来死乞白赖地要钱。几年前,母亲得了重病,临终时拜托两个儿子,好生照顾他们的父亲。于是,父亲就拎着个柳条包,住进了阿一家里。不久之后,阿一发现,父亲还是时常出去演出,便生气地对他说:“不许你出门演出,要不就离开这儿!你不就是去千叶那个温泉,跳那种晃晃悠悠的舞蹈

  • 钥匙老人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说家,其文字充满感性,风格独特,引人入胜,在日本推理小说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说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们》《恋》《欲望》等。与平今年七十二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天,他独自去医院,等了近两个小时,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医生反复强调:“这是衰老现象,你应该忍耐一点。”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与平不太想回家,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

  • 不幸的聚会

    珍妮是个家庭主妇,今晚她和相识多年的朋友汉娜有个聚会。为了这次聚会,珍妮特意穿上了裁剪得体的名牌礼服裙,还戴上了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虽然珍妮现在经济上有些困窘,但她绝对不想在汉娜面前示弱。珍妮和汉娜从小就认识,她们家境贫寒,是住在同一个贫民区的邻居。在她们念小学时,社区里开办了免费的公益小提琴班,两人都报名了。论起天赋,珍妮比汉娜更胜一筹,可偏偏汉娜的运气比珍妮好得多。那次,市里要举办青少年音

  • 错误的死亡地点

    沖动杀人五十多岁的恩田一郎是电视主持人,做着一档人气很高的新闻节目,并且准备参加下次众议员竞选。在满美子的卧室,恩田一郎仍在电视里喋喋不休,可真人却躺在床上,刚刚断气,红褐色的液体顺着嘴唇一直流到脖颈上,不知是刚刚喝的白兰地,还是血。满美子是他包养的情人,独自住在这套公寓里。她颤抖着松开勒住恩田脖颈的皮带,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虽说恩田狂妄自大,但满美子还是很爱他,不然也不会爆发争吵。恩田把她像奴隶

  • 山景

    伊迪丝是个侦破小说作家,独自住在风景优美的山景沙漠庄园。她养了一条狗,名叫萨姆。伊迪丝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边坐在书桌前构思小说,一边抱着萨姆,欣赏窗外优美如画的山景。然而有一天,这平静美好的一切被一个叫桑德拉的女人打破了。桑德拉是最近才搬到庄园里来的,刚好是伊迪丝的邻居,和伊迪丝一样,她也是个七十多岁的寡妇。为了邻里和睦,伊迪丝主动邀请桑德拉来家里喝茶、吃饼干。可一进门,桑德拉就冲着萨姆大声

  • 真爱岛

    大卫相貌出众、能说会道,是个青年才俊。大卫和女友梅伊恋爱了一年多,最近正在考虑结婚。这天,大卫躺在沙发上刷手机,邮箱里收到一封信,发件人是“真爱园”。信里说,真爱园是一个新网站,专为恋人提供婚典服务。现在,他们将在注册的恋人中选取一对幸运儿,免费赠送“真爱岛”四日三夜游,免费入住岛上的真爱园酒店。在这几天里,岛上不再接待其他游客,只为这两个人服务。这

  • 第十二个死者

    “死者”现身沃德是小镇警察局的局长。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助理说有个男人急着想见他。来人身材瘦小,气喘吁吁,他在沃德面前放下一份剪报,剪报上是一则新闻,报道了小镇上最近发生的一起事故——那天凌晨,一个公司職员徒步经过铁路交叉道时,发现一具男尸。警方根据死者钱包里的证件,将其身份暂时确定为彼得。佩克。死亡时间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很可能是被开往旧金